アーハー

已經是幽靈人口的阿怪❤️

(AS)❤健氣教練愛上我/偷心俏學生❤

*蠢白甜,看標題就知道,This is 蠢白甜

*一見鍾情,少女心,師生戀(沒有

*關鍵字:跳躍時露出的腰線(謝my基友阿酒酒提供(?

*兩個都彎(欸





櫻井不討厭體育課,其實還算喜歡,只要別碰上那幾種項目就行。例如……爬竿、撐竿跳之類的,還有攀岩、但幸好這種高級體育項目並不會在大學裡出現。


——他本來是這麼想的。


「這…今天上…」「攀岩啊,很棒吧,學校體育課居然會有這麼特殊的耶。」周遭同學們各個興高彩烈,頭抬高望著忽然在體育館出現的攀岩牆,連女孩子都難掩期待。只有他傻愣著注視(在他眼裡)五層樓高的牆面,臉色漸漸蒼白。相熟友人都過來同情地拍拍他,說了句加油就回去討論等等該怎麼爬。


櫻井忽然好想要當一回壞學生、翹課。

而就在他轉身離開的剎那,老師朝氣蓬勃的聲音先進入了耳裡,「上課啦!同學們集合!」只好僵硬的轉回來。


「那麼,相信大家已經知道今天要上什麼內容了,我先介紹一下今天專門來為大家授課的攀岩教練!」頭髮花白的老師將手搭上旁邊男子的肩,「相葉雅紀教練,年紀輕輕就取得執照,也是知名體大的畢業生喔,大家拍手歡迎他!」


名叫相葉的教練長得十分俊俏,漂亮杏眼笑起來尾端會出現格外討喜的紋路,笑容大大的,整個人透著一股陽光氣息。

櫻井覺得自己彷彿淹沒在一片熱烈(尤其還有女孩子的尖叫)歡聲裡,比看見攀岩牆時楞得更加厲害、目光緊緊盯住前方的和眾人揮手問好的男子,連手都忘記拍。


不對、大概有?用他鼓動到可怕的心跳拍擊。

啊——這就叫一見鍾情?


「……大致上就是這樣,接下來實際讓大家試試看吧!那麼、按照學號順序…」櫻井一邊發呆一邊發花癡的度過了講解時間,直到同學開始一個個上去攀爬,這才回神。

後方的友人忽然喊住他,「翔君,沒事吧?下一輪就是你了。」一次輪五個人,除了相葉外還有其他四位同行的助教,遇到敢爬一點的就在下方觀看指導,害怕地便會陪同上去,相當盡心盡力。

但這都不是重點,櫻井腦袋飛速算過排序,確認自己會跟到哪個教練——別說他考慮太多,一見鍾情的魅力真不是蓋的,櫻井依舊害怕攀岩,但卻不排斥了。

「翔君,真不行的話就讓老師、」「可以的,我沒事。」阻止好友善意勸阻,櫻井心裡有點失落,他算了三遍,怎樣都不會遇上相葉。


也罷,至少人就在旁邊。


「好,下一輪——」櫻井深呼吸,上戰場似的神情嚴肅,前去穿戴裝備。

很幸運,替他穿的人就是相葉。臉微微燒,櫻井忍不住迴避相葉溫柔視線,低頭看著對方的手,穿戴中靠得很近,他小心翼翼地嗅聞相葉身上的氣味。淡淡香氣有點草原、日光,香甜蛋糕的氣味,感覺很好吃。他想著,又不小心發起呆。


「怎麼了?很緊張嗎?」看人低頭不說話,還以為對方害怕,相葉盯著面前眼睛大大、皮膚白皙的男孩子,咖啡色頭髮柔軟的像生巧克力。簡單一句話,這孩子是他的菜。性向偏好使得他在替人整理裝備時不經意掃過對方的手和腰部,隔著布料的溫度讓相葉有些悸動。


沒想到來上個課不僅賺錢還收穫了獵物一隻。他笑得更加愉悅,越發關心一臉蒼白的小傢伙。


「呃、喔…嗯,有點…」「第一次嗎?」「是的…」為什麼覺得相葉問他第一次(攀岩)的語氣有點奇妙?突然對上那雙杏眼害他嚇一跳,小小疑惑也馬上拋之腦後。

「別怕,很簡單的。」相葉拍拍他,帶著櫻井到牆下,「鈴木,我帶這位同學吧,你接一下後面的人。」「好。」


櫻井目瞪口呆的任由相葉牽起他,「來,我陪你上去…櫻井君。」


事實證明情感力量也不能驅散本來的畏懼,大概才上了第二塊石頭,櫻井就開始瑟瑟發抖。可不管誰都不想在(剛)喜歡的人面前太丟臉,他咬牙撐過前段,好不容易到了中間部分。

可惜大概已是極限,就算有相葉的鼓勵,櫻井也無法邁出下一步。


早在櫻井抖抖抖不停的時候就心疼得不得了,大大圓眼似乎都泛淚光了,看來很害怕啊。相葉不喜歡嬌弱易推倒的那種,於是對櫻井怕歸怕卻還是到了這裡的勇氣特別喜歡,要不是地點不對,真想摸摸他的頭然後把人抱著安慰安慰。

「要不下去吧?已經到中段了也差不多呢。」「…好…」偷瞄一下發現周遭同學的進度和自己一樣,快要用光勇氣的櫻井果斷決定逃脫。


問題來了,該怎麼下去?

「櫻井君,直接跳就好囉。」

跳……下去?忠實表現一秒懵,櫻井想跳、想早點離開回到地面,無奈手卻是越握越緊。


開玩笑,跳?從這裡?就算有軟墊也可以摔死人啊!好吧不說死這種不吉利的話,有可能受傷啊!如果墊子偏移、剛好有人走過去、墊子下的地板有異物…該怎麼辦?如此危險的行為、天啊!

失去理智的櫻井顯然已經得了(暫時性)被害妄想症,手扣著石頭都麻了依舊僵持在上頭。


相葉無聲嘆氣,對方顯然懼高,願意攀上來就很了不起了,叫人從半層樓高的地方跳下去是勉強了點。

想了想,嘴角勾起淺淺弧度。「沒事的,我帶你下去。」相葉三兩步來到櫻井旁邊。

不懷好意的杏眼對上疑惑的大眼睛,櫻井還沒猜到相葉要做甚麼,眼前瞬間天旋地轉、身體失重,下一刻、他就躺倒在藍色軟墊上,瞪著體育館頂。


無意識的喘兩下,心臟才像是清醒過來,強健的在胸腔怦咚怦咚。


「還好嗎?」沙啞嗓音離他似乎很近,耳殼一陣搔癢——他錯了,不是很近,而是、「櫻井君?」相葉撐起身,右手還勾在櫻井腰上。

他們剛剛、完全貼在一塊。

認知到這點,櫻井臉蛋火速燒紅,回答的聲音難得含糊。


畢竟還在課堂上,相葉笑笑安慰幾句就讓櫻井回去完成的隊伍裡,在下方觀看他記不起名字的同學攀爬,極度心不在焉。


他拉著櫻井向下跳的時候,拉扯到對方的衣服,露出一截稍顯纖細卻意外結實的腰。幾乎是立即反應,相葉直接摟住,躺倒墊子將櫻井牢牢鎖在懷裡。

那個迷茫的目光跟他手上滑順觸感啊——相葉抬手掩住嘴,遮擋過份邪氣的笑。


真想把人壓著,握住腰線、狠狠…幹上幾回啊。


下課解散後,他非常開心的、和過來道謝的櫻井(強制)交換了聯絡方式。



(END



*


我覺得我,哩打的生賀,大概、可能、應該........來不及了(跪下謝罪

有沒有越到日期文越卡的八卦?有,就是我(艸)(淦

事實證明糧食短缺的情況下腦子也會相對萎縮2333至少我是啦2333

不管怎樣會努力衝死線了QWQ求大野智咖米撒馬替我加持加持><((好意思


AS今年發糖沒在怕的XDD已經歡樂的吃下十斤糖then不想吐出來www

我明年的新年新希望大概就是希望JS跟NS的(明面)糖多一點><

尤其是JS  看著大象裡的文章數量我都好對不起潤潤><

Sorry Jun ><((不要玩這個梗


感謝觀看><

评论(21)
热度(140)
©アーハ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