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ーハー

已經是幽靈人口的阿怪❤️

(NS)嘿少年,要不要跟我談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啊?上篇

*少年控重出江湖(?

*最喜歡腦內吐嘈><(??




櫻井的青春期過得並不愉快。

不是中二的那種,而是有關於思春期、那點亢奮過度的躁動。


人生當中第一次觀看現場真人愛愛秀居然不是大胸長腿的妹子被壓著哼哼唧唧……也不是非得長腿大胸,但好歹要是妹子吧?櫻井把書砸到腳上卻忘了痛,自圖書館二樓看著躲在學校隱密草叢做不和諧運動的學生,當真風中凌亂,圓圓大大的眼睛瞪的都快出來了。別說大驚小怪,他看見的是兩個跟他穿著一樣制服的人哪。說的簡單一點,就是兩個男的,基佬、甲甲、小玻璃。

倚仗雙眼1.5的良好視力,櫻井把那根分量不小的咚咚跟微黑的菊花看的一清二楚,就差沒聽見工口無比的噗滋噗滋。


OMG,叫他這前後都純潔的樸實少年如何是好。


總而言之,櫻井那天洗澡的時候對自己胯下的器官認真的尷尬了一把(其實他上大號的時候也尷尬了,顧及顏面姑且不提)。


「會…會爽嗎?」吃完晚餐就抓著長條抱枕在床上打滾,直到家人全都和他道了晚安後,他才停下,默默的低語著在腦海裡打轉以久的疑問。又在滾了幾圈,少年心性終究耐不住,櫻井跳起身,抓過擺在地上的電腦,順手從枕頭底下掏出一付耳機,身子一轉靠在牆上——準備就緒。


除了他不知道應不應該把桌上的衛生紙拿過來。



「翔、醬!早安!」「唔喔!!」「诶?!」櫻井居然被常見的早安膝蓋嚇一跳擊中,擊中就算了,他整個人俐落的砰咚一聲跪下。而執行者相葉雅紀滿臉難以置信,攻擊武器(膝蓋)僵硬的彎著。「痛啊…」狼狽的耳朵發紅,假裝不在意的站起來拍拍褲子上的灰。

相葉擔憂的摸了摸櫻井的額頭,「啊勒?沒有感冒啊…翔醬大丈夫?」「沒事啦,快走快走。」在怎麼假裝也無法掩蓋他在人來人往的校門口雙膝著地,櫻井惱羞成怒地抬腿踢相葉的屁股催促。不顧後頭嚶嚶嚶不停的相葉,他腳步飛快衝向教室。


直到坐定,臉上的溫度才消退下去。

櫻井不著痕跡的揉揉腿,順便拿起沉重的書包,「翔醬早。」「喔哇!!」轟隆隆——書本從(暴漲)包包裡快樂的傾巢而出。二宮和也彎下身撿起砸到腳的微積分教科書,將空蕩蕩的書包甩到櫻井後面座位,開始收拾殘局。「幹嘛,見鬼啊。話說翔醬,微積分?你是多想招人怨。」二宮大叔不斷碎碎念,動作卻溫和的把書一本本撿起疊好。「呃、謝謝。沒有啦,補習班老師給的,說有興趣的話可以先看看。」「哼哼。」老樣子從鼻腔竄出兩聲回應,二宮經過時順手蹭了下櫻井唇邊。


「!!??」圓圓眼瞬間全開,看起來有點嚇人。「吐司?還是培根?下次吃飯小心點啦翔醬。」二宮呼呼呼笑著落座,在櫻井看不見的背後把指尖的食物碎屑吃進嘴裡。

小心臟起起伏伏,可比坐上富士急樂園的雲霄飛車(前提是他得敢坐)。到底在反應大幾點的,櫻井翔,振作啊。

上課向來專注百分百,於是捧著便當在頂樓吹風時,記憶才回流。最後…還是用上衛生紙了呢。櫻井機械式地把飯塞進嘴裡,走神中飯也得好好吃才行。


幾乎是沒有想太多就決定跑去看片子。想當初要看AV還猶豫了幾天才把相葉帶給他的影片從厚厚的百科全書中抽出來,結果被兩個狗男男刺激就開啟新世界了。唉,原來他是彎的嗎?明明也不是沒跟女孩子交往過啊……吞下最後一口飯,他握著筷子側躺下去,「但是感覺,不一樣。」喃喃自語,櫻井快要被沮喪、自卑和難堪淹沒。


他當然不是個容易被打擊的人,但任誰知道自己和正常人不太一樣總會難以接受。櫻井煩躁地揉亂一頭金髮,蜷縮在冰冷的水泥地。

也許在試試看吧,找個女生交往…。

想歸想,他其實已經意識到結局,不願意接受純粹是任性。


「縮成這樣,裝死?」二宮開門悄聲無息,接近的腳步同樣無聲。但心情低到谷底的櫻井倒忘記驚訝了。「怎麼了,一副世界末日的樣子。」「ニノ…」蹲下輕撫櫻井稍顯乾燥的頭髮,二宮慣有的冷漠眼神參雜著繁複的訊息。

而他始終看不見。

「如果變得跟一般人不一樣怎麼辦?」鼻尖酸酸,櫻井沒這麼脆弱,是有人關心才如此。「那要看你所謂一般人的定義是什麼了。」二宮坐下的地方正好在大腿能給櫻井當枕頭的位置,而他也順從的抬頭躺上去。「嗯…順從主流、吧?」由著二宮拿走手中的筷子,空下的手恰好可以擺出思考慣性姿勢,反覆摸著嘴唇。「你認為的主流又是什麼?如果你覺得那樣是,那就是。」阻止櫻井因為焦躁去咬指甲的動作,二宮拉起那隻手,十指交扣緊緊握著。

讓腦袋轉動的舉止一旦被阻止,櫻井就很難專注在思考中,然後困惑的感覺現在的情況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相葉無聊或是有事相求的時候會用這種噁心的方式和他撒嬌,先不說二宮不太需要他的幫忙,頂多睜著無辜(裝的)狗狗眼然後用軟軟的聲音說他想喝飲料、想吃東西、想…諸如此類無傷大雅的小請求,而通常他就會投降。櫻井可以推開相葉醜兮兮的wink,卻無法拒絕二宮的可憐光波。

所以,十指交扣也捨不得抽開。

二宮的大腿不柔軟,卻異常催眠。「好不想上下午的課…」「那就不要上。」「可是翹課、不好吧。」忽然一下被拉起,二宮抓過便當盒,拉著他離開頂樓。「ニノ?」兩人稍顯急促的步伐在空無一人的走廊裡迴盪。已經上課了?他竟然沒有發現。「欸,要去哪、」二宮從頭到尾一句話也沒說,櫻井嘗試掙脫緊握的手,對方則在他動的時候更加縮緊。手有些疼,櫻井皺著眉,放棄逃脫,腳步配合著二宮避免跌個狗吃屎。


路過化學教室後他才知道二宮要帶他去哪裡。「那什麼,這也太明目張膽。」「無所謂啦。」櫻井坐上床沿,握著手腕轉了轉,掌心微微發痠。他盯著二宮熟門熟路地和保健室老師耍賴,順順利利的在登記表簽下他們的班級座號姓名。

無聲嘆氣,不過都被帶來了,反正即使沒在保健室,這時估計也不會好好上課。不算典型好學生的櫻井倒也不大心虛,從善如流的脫鞋脫外套,腳一抬躺——「隔壁不是還有床嗎?」才想翻到床中央,結果頭一扭就是二宮近距離的臉。「老師說躺那裏的人掛了,遺體才剛運回醫院,叫我不要去躺。」某人一臉正經跑火車,「…我我我我我,我不會相相相、相信你,你你你的…」櫻井表情很鎮定,如果不要結巴就好了。二宮幾乎用盡全身力氣壓制上揚的嘴角。「騙你有獎品嗎?我們先擠擠吧。」「那個我我我我我還是先先先先、」「乖,我在呢,不怕不怕。」順勢把嚇得發抖的人攬進懷裡,軟嫩的臉頰安撫地磨蹭櫻井抖抖抖的臉蛋。

可愛死了,這種爛理由都能相信。

二宮對上櫻井漸漸漫出水氣的眼睛,到底忍不了,「噗。」「…靠,你騙我。」「唔呼呼呼當然啊翔醬,真有人翹辮子我也是會怕的好嗎呼呼呼呼、」二宮整個人背過去,彎起背脊一陣悶笑、很大聲的悶笑。「二、宮、和、也!」相信這個比起早上是差不多程度的糗,櫻井二度腦羞,翻身壓上笑得全身顫抖的二宮,雙手準確地掐上脖子搖來晃去。「唉,好啦,對不、起、嘛,別…別搖了哼哈哈…」「切、」櫻井自暴自棄的壓在二宮身上,側頭感受對方因笑而震動的起伏。

「…謝謝。」沉靜的心跳、砰咚砰咚在耳邊響著。

眼睛忽然被溫熱的手掌遮住,之後是淺淺的呼吸靠近——最後是唇上柔軟的觸感。櫻井楞著,驚訝的樣子彷彿首次見到二宮。對方淺棕色的眼裡是誰都看得出的感情。

他終於看見了。



(TBC




耶~~~~少年控!!!come!!!back!!!!((華麗出場

雖然我貌似沒離開過2333333好嘛我只是說說23333

這篇的起源其實蠻嚴肅的?就是發現自己性向不同而迷惘的青少年.....

被我搞得這麼歡樂真是狗妹捏((抹臉

不過我也沒有想透過這篇傳達甚麼意思啦  純粹是我蠢萌的腦洞((淦

anyway!!就是兩個少年青春純愛的戀愛劇嗷嗷!!><


順帶一提!!接下來會有連續5篇左右的更新~全都是NS喔www因為~~


非常感謝!!!大家讓我達到NINO的生日數字啦嗷嗷嗷><((跳舞(?

可惜125的時候沒有截到QQ但沒關係我的每篇文都有翔桑23333

理想的話想連續更10篇NS但大概很難XDDD 5篇還是可以的哈哈(欸

目前進行到第三篇....如果有想看什麼設定歡迎跟我說說XDD

有戳到點我就會寫的>uo((淦


那麼~來喊一下開場語!!

ニノ祭り~始まるよ!!!!((舉手歡呼


感謝觀看><

评论(26)
热度(113)
©アーハ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