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ーハー

已經是幽靈人口的阿怪❤️

(OS)With the lights out , it's less dangerous.01

*OOC有

*不正常世界觀有

*電影參考有




Who is winner?


雙眼在窗外的霓虹聚焦。
閃閃爍爍,旋轉的色彩的燈光像毒藥一樣,鮮豔卻隱藏著危險,城市在深夜時分瀰漫著一股頹靡的氣味,到處都是罪惡的畫面,燒殺擄掠,將在今晚變得平凡無奇。

所有人、不想生事的人都好好待在家裡,一步也不踏出去,而打獵的獵人在街上四處遊蕩,找尋著躲不好的獵物,然後砰、地將之捕捉,或是生吞活剝。在今日、且其實一直以來都端坐在食物鏈頂端的獵食者,也和尋常獵物一樣好好待在室內空間,卻不是為了保護自身安全,而是為了——挑選入得了眼的可口吃食。

一個或無數個,貪婪撕咬或精緻享受,他們不是只在今天自由放縱,但狂歡到喪失理智,卻唯獨今夜。


男人帶著低調的黑色半臉面罩,上頭點綴著在昏暗環境裡輕淺耀著紅光的亞歷山大石,接近眼眶處纏繞著極細銀絲打造的藤蔓,單單只是遮擋臉部的工具,男人卻隱約的展示著地位與品格,這一切也令他坐上了整個會場視野最佳的奢華包廂裡,不須和下方蠢蠢欲動的粗蠻野獸在一塊。

盛會開始。


髒兮兮的獵物被一個個推進場中央,化作獸類的男性女性尖聲笑著、喘著討論想要得到哪個小羔羊,同樣亢奮的主持人在叫喊著金錢與號碼之間,賣出了一隻又一隻,場面逐漸火熱,人類的面孔模糊起來,他們扭曲著臉與肢體,體內的慾望彷彿要蒸發出來,在寬敞的房子裡裊裊環繞。

"女士先生們,下面是最後一批了。"

身穿經典管家燕尾服的白髮執事微微彎腰向包廂內的他們說道,覆蓋住整張臉的白色面具閃現著幾絲光芒,看上去著實詭異。

"Mr.O今晚又要空手而歸嗎?"
"...我想,用不著你擔心。"

肥胖的男子挺著肚子,假惺惺地搖晃紅酒杯,用著貌似熟悉的語氣朝正中央的男人問話,得到的卻是男人冷冷的一句。被硬硬打臉,男子甚至聽見了附近人們的嗤笑,卻礙於身份地位,半句怨言都不敢吐露。
既使同處於食物鏈頂端,還是有階級關係的。帶著亞歷山大石的面具主人,即是頂端中的最頂端,完美無缺的霸主。

"即將邁入午夜十二點!在此為期待已久的女士先生(獸)們,帶來最後一批,也是最新鮮的、剛剛捕獲的小羊們!"

在高喊歡呼之下,12個人、六隻公六隻母的小羊被拿下頭套,哆嗦地推擠上前,難以克制的靠在一起發抖,目光畏懼的看著眼前匪夷所思的場景,還有幾隻小雌羊忍受不住的低聲啜泣。
殊不知這樣只會讓野獸更加歡喜,於是雌羊們很快的就被一一挑走了。

摩娑著無名指上的鋼戒,男人終於在拍賣會開始後,首次將目光投注到會場,平靜到幾乎可以稱做溫和的眼掃視,然後停留在最旁邊,唯一沒抖得這麼厲害的小雄羊身上。
好像故意把頭壓得很低,刻意不要被注意般。很少被抓到這裡之後還可以多想些其他事的,他在隱藏什麼呢?害怕給他們看見?應該是怕的,但仍有餘力想著要閃躲嘛...確實不常見。

有點感興趣了。


"...我要那個。"

舉起手,盡責的管家立刻迎上前,男人指了指看中的小羊兒,用在市場買菜似的語氣。

"是的,需要直接送去您的府邸嗎?"
"不必了,讓他上我的車,我要離開。"
"是,謹遵您吩咐。"

不理會其他人的招呼或道別,男人踏著緩慢的步伐離開了狂歡之地,在一群高頭大馬黑衣人的簇擁下乘車,隨後再關起門的時候拿下帶了三四小時的面具,露出格外年輕的俊帥臉龐。

男人轉過頭,看向縮在角落的小羊。一言不發,他伸手過去,被打了肌肉鬆弛藥劑的羊兒連想揮手拍掉的力氣都沒有,只能被男人抓住下巴,強迫他抬起頭來。


長得挺好。

這是男人第一眼看到的感覺。小羊端正的臉蛋有種稚嫩卻張狂的帥氣,既使在深深恐懼下依然不失優雅,淺茶色的毛髮讓他看起來像好生好養的寵物,滴溜溜的大眼睛佈滿水氣,懼怕並沒有讓那雙眼深處的驕傲退去,只是埋藏著,也許在男人移開視線之後會放肆閃耀。

值得養著。

男人第二個念頭幾乎在對上黑白分明的大眼之後迅速浮現,驚喜地發現參與過這麼多次拍賣會的他可終於找著想要的獵物了。不是個喜新厭舊的人,所以要喜歡上也格外困難。他想,這隻小羊應該能陪伴他好一陣子。

啊,要叫他什麼呢?等會回去,就幫他戴上準備已久的紅色項圈吧,一定會很好看。然後拉著小羊兒去洗澡,好讓他能乾乾淨淨的吃下肚。邊清洗邊啃幾口可能是不錯的選擇。
嗯,先取名字吧,也得讓他知道主人的名字。

"該叫你什麼呢...翔怎麼樣?你覺得呢?"
"...我...能不能、能不能放——"
"嗯,就翔吧!我喜歡。對了,叫我智,或是主人也可以喔。"
"那...那個、"
"來,叫一聲聽聽。"
"我、我想離、啊——!"
"喊我。"

男人平淡如水的黑眼一下子變得深沉,凶狠著掐住小羊的雙頰,討厭他說出不是自己希望的任何句子。

"...嗚..."

小羊兒再也忍受不了,淺淺的哭了出來,滾燙的眼淚就這樣滴落在男人手上,迷濛著哭泣的模樣十足可憐,卻也十足美麗。男人再一次覺得他真的找到了尋求已久的獵物。
就算楚楚可憐的樣子裡依舊帶著傲氣,美極了。

"吶,我已經給過你機會,現在只能讓你叫主人了。快說吧,不然可得要給你處罰喔。"
"嗚、嗚哼...主...主人..."

男人渾身散發出強烈的殺氣,大有小羊不叫就只好公然宰羊的氛圍,還算識時務的他邊哭著喊出了對他來說相當恥辱的稱呼。

他不懂,為何只是晚了一分鐘踏入家門,他的世界就可以變得完全不一樣,先是在大街上被追著跑,然後粗魯地抓住,戴上頭套也不知道去了哪,在看見光明時卻覺得像來到異次元,那些戴面具的人高聲笑到有些可怕,旁邊站在高台上的女人亂七八糟的喊了一堆數字,然後他身旁的人就一個個被帶走。
這是在...拍賣他們?都還沒想清楚原因時,他也被帶走了,二度戴上漆黑的頭套,再摘下來那一刻,被扔進了一台豪華的加長禮車,之後就是現在這個場面了。

怕極了,真的害怕,那男人的氣場一下子平淡一下子溫柔,卻又突然變得霸道凶狠,簡直像自己沒照著他的話做,下一秒就可以回天空當星星了。
屈服了,最終還是選擇屈服。他無法再思考更多,從來沒想過這些光怪陸離的事情發生,迷失了方向,僅存的力氣只夠他達成男人的命令。

"真乖真乖。"

男人露出柔和的笑容,方才可怕的氣息消失無蹤,手背滑過小羊溫軟的臉頰,身子一傾就靠近他,粗魯的抹了一把小羊的唇後,吻了上去。
大抵是太慌張,還在滴水珠的眼眸在男人親過來時閉起,被動的接受對他們的關係來說太過溫柔的吻。

舌頭探向顫抖的嘴巴裡,滿意的發現他乖巧的微張嘴。肆意舔吻,越加激烈的侵略,就算他發出呼吸不順的喘氣都沒打算放開。
出乎意料的美味。
男人幾乎要不顧他未清洗的骯髒身體,先在車裡吃一回。不過長年以來養成的貴族風範讓他收手,意猶未盡的在羊脖子咬出一個血痕。

依然哭個不停。他把所有隱埋的恐懼傾倒而出,淚水撲簌直落,被那麼激烈的吻了也起不了反抗的心情,只是不斷地哭。男人看著縮成一團的小羊兒,莫名的心疼,在也不管髒不髒,攬過他,把清瘦的身軀籠罩在懷裡安慰。


他名叫翔的寵物有股屬於少年的芬芳。
是甜蜜的楓糖、微苦的巧克力、辛辣的胡麻與炫目的日光。
或鮮紅的心臟、翠綠的咬人貓。

美好又尖銳,似乎能輕易奪取,但卻會在你失去防備時狠狠撲咬,即使賠上生命他也毫不猶豫。

無疑的讓男人心底的嗜虐慾洶湧而起,想好好疼愛,為所欲為的侵佔。

返回大宅的路上他一直在親吻窩在他懷裡的羊兒,哭泣時就熱烈的啃咬,推拒時就綿密的觸碰,絲毫沒有鬆開的時刻。

"先生,要抵達門前了。"
"嗯。...翔,到家囉。"

男人對著皺眉睡著的羊兒低語,本來就沒有完全睡去的他立刻清醒過來,神色滿是驚慌的無措。
他至今都尚未平復,雖然對事情的適應力不差,但這超乎想像過多的狀況是怎麼樣都無法冷靜下來。姑且只能溫順的跟著男人的牽引,走進豪華得像宮殿般的宅院。

越走進去就越覺得闖入了一個未知的世界,他認為用金碧輝煌來形容是種汙辱。走廊兩側的畫作及擺飾無一不顯露主人的富有,低調奢華的裝潢明顯是經過嚴密的設計,比起一般豪華大宅,這間屋子簡直是藝術品。也許連磚塊與磚塊之間都有固定的寬度,並且分毫不差的對齊著。

偷偷瞟了眼硬要自己喊他主人的男人,要不是隱隱透出的一股貴氣,他就像個會在巷口開麵包店的,長得有點帥的成年男子。
微微下垂的眉毛和那雙形狀優美的眼睛,薄薄的唇,綜合而來的形象是那麼溫和且平易近人,幾乎是可以小小欺負一下的那種。

欣喜著小羊兒的觀察,這無疑是個好徵兆,有些好奇心是好事,表示之後的適應會快許多。
也不用自己在多花心思去養護。

他們最後停在一扇雕著茉莉花紋的白色木門前。
侍從把門打開,男人將他牽引入內,手相當自然的摟在他腰上。

一進來又是另一個驚訝,原以為應該其奢華如外屋,沒想到映入眼裡的是溫馨自然的環境。
像是把雙人家居小套房放大個兩倍,那種傢俱不成套、色彩豐富凌亂,完完全全是住了多時才把東西一點一點補齊的感覺。
若不是清楚這世上還沒有瞬間移動的存在,他都要懷疑自己回到市區,回到他原本的生活圈了。

"還喜歡嗎?特地照著...你或許會習慣些的裝潢呢。"

或者說,你們會習慣的佈置。
從開始有打算要養隻寵物的時候就在思考著要怎麼打造出一個即舒適又不會讓怕生膽小的寵物不感到陌生。
於是他隨意叫了旗下公司裡一個小職員,跟著管家一起設計並完成。

雖然心裡對這種凌亂的設計倍感不適,但如果這是小動物們會喜歡的那就無所謂,反正他從來都不缺空間。

"呃...還、還行吧..."
"那就好。以後你就住在這裡囉。"
"等等!你不能、不能把我關在這裡,這是違法的,我可以、報警抓你!"

正要轉身離開的男人聽見這句話時腳步停頓下來,他發出好聽的笑聲,沒有絲毫笑意。
回過頭的模樣宛若雄獅,銳利的尖牙與利爪隱藏在慵懶的神情下,卻無法忽視那雙眼裡的暴虐兇惡,比起張牙舞爪的叫囂更加令人畏懼。


"好好休息,我晚上來看你。"

輕輕關上門,忽視那對他來說太微不足道的威脅。

"讓陽子進去把翔洗乾淨。"

男人褪去對著小羊時那溫柔的表情,冷漠的樣子像失去了所有情感,不令人覺得寒冷卻倍感空虛。


他接過管家遞來的紙巾擦拭雙手。

"真髒。...得多洗幾次。"
"是。"

他的新寵物大概歷經了一場逃亡與追捕,渾身髒兮兮的,幸好賣場還記得要把臉給擦乾淨,否則自己也提不起興趣。
男人隨手把擦完的手巾扔給一旁的人,大步流星的離開二樓。

也許,小羊兒亂七八糟的思想也要好好清洗一番了呢。



--TBC



*


生賀是寫不出來了只好先拿寫好的頂一下了XDDDD

雖然跟生日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這是OS嘛可以的辣嗚嗚嗚嗚((滾

大概會是中篇吧這個~前陣子看到國定殺戮日2(The Purge: Anarchy)的預告片想出來的產物XDD不過因為我沒看這部電腦所以也就只是參考2333

阿智的設定毫無疑問的是領SAMA!!!>///<

翔翔的話神山小天使跟田村大天使(?)都行XDDDD


最近太常長時間的打字讓肩膀的舊傷有點復發T3T

打不到一小時就得停下來休息TTTTTT好虐阿嗚嗚嗚嗚((跪著哭

得去買個藥膏來貼了了OTZZZ不然連滑手機都痛唉OTZ


雖然不是賀文但一樣要來祝阿智生日快樂!!!!!!!

大野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ヽ(●´∀`●)ノヽ(●´∀`●)ノヽ(●´∀`●)ノ

請繼續以嵐的利達、吉祥物、負離子的模樣!!!一直帶著團員們走下去吧!!!

最不像34歲的34歲生日快樂wwwwww


感謝觀看><

评论(22)
热度(98)
©アーハ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