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ーハー

已經是幽靈人口的阿怪❤️

(AllS)覺得每天都會在更喜歡你一些呢!

*日劇穿越設定

*多CP/皆為翔右

*大概是R15(?

*19周年賀文!!!!おめでとう!!!!!



給你滿滿滿、滿到溢出來的愛。



***【山田x御村】***


踏著緩慢的步伐回到記憶中的城市,他順著以往走過的路,閒適自在的單獨一人在商店街、樹林道、住家小巷之中徘徊,沒有目的,看到甚麼想停就停。
坡道下的大型超市一如既往的擠滿了搶便宜的家庭主婦,旁邊匆匆跑過一對似乎是來幫忙媽媽的高中生兄弟,還穿著制服,抓著書包氣喘喘的喊著快點要來不及了!他一笑,莫名的感到懷念。
略為吃力地爬上幾乎有四十五度傾斜的路段,他感概著年紀大了到底還是不能跟少年時一樣輕鬆,沿途經過了賣烤肉的攤販,停下腳步在香味撲鼻的肉串前吸一大口。


果真還是跟從前一樣香呢。嘴角微彎地上揚,弧度美好。
雙手插在褲子口袋,短短的髮梢輕柔的飄動,他將披散在臉頰旁的髮絲勾到耳後去,失去頭髮遮擋,眼角淺淺的細紋顯露出來。

沉穩的腳步踏過所有曾經熟悉的地方,他駐足在可以看見孩子們打棒球的階梯上,繞過像是違建的小屋小院落,沿著日式風格的圍牆走時才發現原來這麼長,望著學校的大門回憶起那群吵鬧的女孩子,一步一步,找回所有深藏在腦海裡的過往,像稱職的偵探一樣把每樣東西都細細查看著。


黃昏時分,日光變成深深淺淺的橘,映落在白皙手臂上的是鮮豔的紅,臉上的是澄子般的嫩黃。

咖啡色的拖鞋踩上小石子路的時候發出了喀喀的聲響,他坐在寺廟裡廣大潔淨的長廊,微瞇著眼享受落日輕柔和煦的光輝。


"託也!"
"嗨。"
"真是的,都三十幾歲了怎麼還喜歡搞惡作劇這套啊,還好我有猜對你會來這邊。"
"呵呵,過來坐吧。"
"不過真懷念啊,從大學畢業之後就沒有回來過了呢。對了!我以前的家還好好的留著耶,剛剛還進去看了一下,真的好懷念喔。"
"我也有經過,還是跟以前一樣小。"

"哈哈。"


溫柔的神情看著戀人哈哈大笑的臉蛋,那張並未隨著時間改變的童顏,在這時的景色下就像回到過去,那年暑假在相同位置看夕陽,一起讓柔軟的光灑滿全身,並肩而坐、互相依靠。


突然間覺得,真的好喜歡。


"太郎,我們回家吧。"

"好啊。今天吃蛋包飯怎麼樣,有肉喔!"

"...當然要有肉。"

"啊、又忍不住了...まあまあ,走吧,回家!"

"嗯。"


那人逆著光伸出手,笑著對他說話的樣子太讓人動心,說到他也許最懷念的,應該是第一次對這個人感到好奇的時候。

我現在也終於是你最在乎的家人了呢,太郎。



***【道明寺x影山】***


矗立在市中央,外觀時尚的純白色百坪高級公寓,樓層是恰好的三十樓。一如華麗的外型,內部的裝潢在一片漆黑中點綴著金色線條與白色陶瓷,低調的玻璃門的邊框也輕巧閃爍著金色點紋。


大樓裡頭的每個房間用著相同的設計,在這一層樓中,全部被打通成了一間大型住家,豪奢可見一斑。

樓層主人正在幾乎有一個房間大小的浴室中泡著浪漫的泡泡浴,修長的手從一片白沫中舉起,捧著滿手泡泡靠近豐滿的嘴唇,呼地、吹到浴缸旁,穿著整套管家燕尾服的男人。


"司少爺,請不要玩鬧,您已經是成年男子了。"

"你管我。欸影山,進浴室了幹嘛還穿著一整套西裝,不熱嗎?"

"我是您的管家當然得對主人好好進行規範。...司少爺,別再玩了。"

"你好煩啊影山。看你衣服都濕了,一起泡吧。"

"恕我先去換件外套再來替司少爺泡茶。"

"嘖,別想逃,給我過來!"


他動作迅速的從純白浴缸站起(反正下面有防滑),伸出濕淋淋的手一把抓住腳步飛快的男人,順便再把微濕的外套弄得更濕。

不敢過度拉扯的管家先生立刻停下狀似逃跑的動作,默默的看了一眼溼答答的袖子,無奈地嘆氣。


"司少爺先放開我好嗎?"

"幹嘛,想逃可桌都沒有!"

"是門都沒有。並沒有要逃,只是少爺這樣抓著我也無法脫衣。還有,會著涼的,請泡回去水裡。"

"呃、嗯。不可以逃喔。"

"是。"


當緊緊抓住的手放開時,男人推推眼鏡,在他的注視下走進龐大浴室附設的換衣間,藍色毛玻璃模模糊糊的投映出裡頭人的動作。

優雅的褪下外套,微微仰頭解開第一顆扣子、順手扯掉領結。手指輕巧的移至緊縛腰線的馬甲背心,解完扣之後拉開,順著身體線條讓背心滑下。然後繼續向下、拉出完美紮在褲子裡的襯衫下擺,略粗魯的扯開皮帶、修長的手指扭開了褲扣,食指與拇指夾住拉鍊頭,緩緩地朝下拉——


他咻地一下、坐回浴缸裡。


絕對不承認自己臉紅到可以煮蛋,只是泡泡浴太燙了、不,他其實是在泡溫泉,所以才會讓他的體溫這麼高。

至於下面那個、生理反應...只是,年輕...年輕什麼來著......


"真是年輕氣盛呢。"


對!就是年輕氣盛!——诶?


"影山!你、"

"司少爺,果真還是小孩子呢。"


摘下眼鏡的管家先生露出了靈動美麗的大眼睛,在熱氣蒸騰的池水中顯得濕潤性感,赤裸的身體結實優美,放鬆嚴謹表情的臉蛋揚著有些邪氣的笑容,跟寬闊的肩膀相對的纖細腰肢露在一團泡泡外,雙手撐著浴缸邊的模樣讓他像個誤闖進人類家裡的美人魚。

至於為何沒全身泡進去,是因為官家先生正雙膝跪在他家少爺身體兩側,臉色正直行為情色的虛坐在少爺腿上。

挺俏的臀部還隱隱摩擦著某個挺立的東西。


"才不是小孩!別磨了、你快點..."

"嗯...如果看這東西的話司少爺的確不是小孩呢。"

"影山!"

"はい、承知いたしました。"


啊,泡泡都被弄沒有啦。



***【片山x斑比】***


天空藍藍,白雲悠悠,今日是出門遊玩的好日子。

青年剛剛結束了一個偵查案件,被准獲了三天假期,本來想著要去哪裡好好玩一場,結果之前的日子太累了讓他睡了一天,然後現在散步到住家附近的大公園裡,坐在小山坡上發呆。


好像這樣,也挺不錯的。


突然間,遠方出現急速飛來的小點,在青年還沒看清楚那是鳥還是風箏時,砰!地、正面直擊。

明明是大白天卻看見了一閃一閃的星星。

頭昏眼花的。


"欸!你沒事吧?"


啊,跑過來的人,也閃閃亮亮的...是小王子嗎...


"還好嗎?先生?"

"嘿斑比,你把人打暈啦?"

"吵死了,要不是你突然投球過來我哪會打這麼大力。"

"哈哈哈哈,斑比我看你就把這個人送去醫院吧!我們先走啦!"

"蛤?喂、你們這群!——唉...真是的。"


好像有一大群人跟小王子說話?然後...說了什麼?唔,不知道呀——


"先、先生?!诶、真暈過去了..."


黑濛濛的杏眼眨呀眨,眼皮都要抽筋了才對準焦距,入目的是整片白色天花板,還有日光燈、綠色窗簾、透明窗戶、木頭櫃子、金屬椅子、人的腳套著木屐...嗯?人?木屐?

視線咻咻咻迅速定位,傻愣的黑眼睛就這樣對上睜得圓圓的大貓眼。


"你醒啦。真不好意思,打中你的頭。不過剛剛醫生說,只是暫時昏迷,基本上沒什麼問題,但因為是頭部所以最好再多觀察一天。"

"這,這樣啊。呃,請問..."

"這裡的錢我會付清的,片山さん好好休息吧。...那個、為了確認身分翻了一下你的證件,不好意思。"

"啊,不會,我才要謝謝你還送我過來!對了,請問你、呃,該如何稱呼?"

"...斑比。"


小王子、斑比的臉紅紅的,說話的時候一直咬著下唇,真可愛呢。

明明染一頭金髮還戴耳環,倒豎的眉毛看起來有點兇狠,穿著和服一直雙手抱胸的姿勢像個不良少年(可能還是頭頭),可是說話卻那麼有禮貌,又很容易害羞,真可愛。

比老是拿屁股對他的福爾摩斯(貓)好多了。


"那,片山さん,我先走、"

"斑、斑比...今天有空嗎?"


怎麼辦,被那雙跟貓咪一樣的眼睛盯著就、不想放人走呢。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一打鍾情?反正他這麼怕女生,這輩子大概是不會有結婚的可能,就這樣養隻小動物在身邊也很好吧。


"有是有,怎麼了?"

"陪我在這裡可以嗎?"


仗著大人的厚臉皮說了,希望小獅子會答應。


"呃,好吧。"

"謝謝你,斑比。"


青年展露出看不見眼白的燦爛笑容,對面的少年又莫名的臉紅,喏喏地說要去倒杯水就邁著步子走了。

清晰透亮的窗戶照進來暖融融的陽光,青年瞇起眼,挪動下位置讓光線佈滿身體,整個人都相當暖和。


一直以來被逗弄的自己居然有一天也可以這樣逗弄人呢!不愧是小獅子,看似凶狠但是心地善良,若再熟悉一點,就可以看到更多了吧。

能夠被遠遠丟來的球打中說不定也是種緣分。


我的斑比,請多指教囉。



***【榎本x吉本】***


完全仿造出過往工作室的廣大地下空間,四周的牆壁漆成了溫和的淺藍色,中和掉擺設四處的金屬器材、五花八門的鎖頭與零件帶來的生硬感,正上方的日光燈也是對眼睛較沒有負擔的設計,並且平均的映射在每個角落,可以見得當初在製造時主人有多麼用心。


房間中央的綠色桌子相比以往那張,擴大了好幾倍,足以讓四五個人躺上去睡覺。而此時,就有一個穿著長版白T恤的人在上頭滾來滾去,嘴巴一直亂七八糟的發出奇怪聲音。

不過大致上聽起來就是,「徑くん,我好無聊啊、好無聊哇、好無聊嗚喔、好無聊呀、好無聊呃呃呃呃、」「吉本,安靜。」戴著黑框眼鏡的男人相當專注在手上的工作,出聲截斷亂叫,連看都沒看一眼。

「怎麼這樣,徑くん陪我玩嘛,你都用一個早上了耶。」身子扭阿扭,醜醜地趴在解開中途發出喀喀聲的鎖頭旁邊,睜著大眼睛,頗有壓力的盯著專注認真的男人看,嘴巴還裝可愛的嘟起。


不過總體來說的確是挺可愛。


其實關注在鎖頭上已經不再是100%的男人,理所當然地看見了戀人惡意賣萌的樣子,心裡默默的被小貓爪撩了一下,卻還是保持著同樣的表情繼續擺弄手上的東西,專注力卻難以聚攏。聰明如他,在這麼近的距離下當然察覺到男人的不專心,心底的小人捂著嘴偷笑了幾聲,「吶徑くん,覺得我很可愛對不對?」「...」「看嘛看嘛快看我——喵喵。」


聽見男性嗓音黏膩膩的貓叫,瞬間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略啞的甜蜜聲調十足誘人,比起做那檔事時的叫聲完全不遑多讓。

男人愣了一下,終究敵不過犯規似的貓咪叫聲,轉過頭看向從中午到現在一直煩他的戀人——喔,早知道就不要看。

「可愛吧?這耳朵還會動喔,尾巴也是呢喵。」正跪在桌子上,他身上只有一件長上衣,蓋住同樣是白色的內褲,白皙的大腿全都暴露在燈光下。頭上的耳朵用手指戳戳,就會自然地抖動,而身後的尾巴也在他說話途中搖擺著,相當擬真。「這是從哪買來的。」「網路上啊。怎麼樣,喜歡嗎徑くん?」「...你的尾巴,怎麼裝的?」男人不動聲色,放下工具,好整以暇的望著不斷輕微扭著腰的小貓,凌厲的目光像要穿透過薄薄的衣服。「哼哼,這問題問得真好!」


他抓過黑色尾巴叼在嘴裡,四肢並用爬著朝男人靠近,在距離一人的範圍停下來,然後跪直身體,讓腹部及害臊的絕對領域面對著依舊面無表情的男人。放開口中的毛尾,讓尾巴蛇一般的滑到男人手邊。

距離近了,更可以發現他正在渾身輕顫著。


「知道是什麼了嗎?徑くん。」「你、還真永遠玩不膩。」垂下眼注視著高科技製作的貓尾巴,修長的手一把抓住,男人站起身,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盯著戀人染上淺淺紅暈得臉蛋,在他想回話前扯動了手中的尾巴。


真是,調皮的孩子。


勾著扯著,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戀人發出急促的喘氣,以及白皙臉龐上越來越加深的嫩紅,一雙大眼睛都迷離起來,好看的唇卻依然揚起惡作劇的笑,像隻不願意臣服的小動物。「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頻繁的想被上了?」「嘻,從徑くん...從主人用下面的牛奶餵我之後喔。」他伸展體態,雙手抱住了近在咫尺的頸脖,語氣甜蜜而依賴的對男人說話。


會這麼喜歡,都是徑くん的錯呢。


一直沒有波動的表情總算變了,男人摘下眼鏡,雙手擁抱過他親吻的時候,嘴角彎起的弧度寵溺萬分。


嗯,都是我的錯。




--翔ちゃん入社19周年おめでとう!!ヽ(●´∀`●)ノヽ(●´∀`●)ノ




*


都已經過兩天了我超遲到的啦哈哈哈哈哈哈((好意思笑

一次cp都到齊啦~~~把近期想寫的日劇穿越都寫了wwwwww

不忍說片山跟斑比我還抓不太到....可是我覺得它們很搭耶TTTTTTT

完全就是主人與寵物啊XDDDD片山醬可以馴養一下小獅子斑比><

話說我太喜歡影山了所以他篇幅好像比較長233333


兩篇清水兩篇R15的完成了wwwww頭一篇跟最後一篇都默默的向我喜歡的寫手們致敬TTTTT有他們開發這麼萌的CP我才寫得出來TTTTT

愛你們嗷嗷嗷>/////<((不要偷偷亂告白辣


雖然遲了但還是要恭喜翔翔入社19周年!!!!!!已經踏入20年目了呢><

這次寫的都是日穿~等到翔翔生日的時候來寫現實向!!!!會肉肉的嗷嗷!!(欸


順帶一提><有想過CWT38來印個無料本~內容應該基本上都是.....肉(淦

因為純粹想自己缺肉補肉還有給好基友(?)補一補233333

問問會有人想要嗎?XD反正是無料啦哈哈哈

最近好少人留言喔TTTT大家來找我聊天嘛TTTTTT((滾辣


感謝觀看><

评论(22)
热度(111)
©アーハ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