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ーハー

已經是幽靈人口的阿怪❤️

(NS)雙向的愛情=純粹的美好。

All I need is a little love in my life.

Please give me your love , and I'll be yours forever.


數不清第幾次在同樣的地方等待同樣的人,同樣的場景。

覺得自己相當病態。

無法克制,習慣在他和朋友並肩走過這扇窗戶的時候向外張望,習慣坐在食堂他吃飯的位置兩桌距離的地方,習慣他一次又一次被老師叫起來念課文時,滿心陶醉地聽說話聲音。

因為他,習慣的事情越來越多,多得都說不上,就日復一日的重覆,輾轉。


不過偶爾也能出現些、不存在慣性線上的事。


"二宮同學,麻煩你交一下昨天的數學筆記。"

"呃、喔...嗯,好。"

"謝謝。"

"不、不會。"

"如果每個人都有二宮同學這麼配合就好了。...喂、相葉雅紀!不要看到我就跑,給我交作業啊!都提醒過你多少次了、——"


我今天和翔ちゃん說到話了呢,真開心。

私底下喚他方式十分親密,就連他最好的朋友、那個三年級的大野智,都不會這樣叫。翔ちゃん是,只屬於我的稱呼喔。

望著他飄揚著成熟麥穗似的金髮在走廊上奔跑,朝氣蓬勃地大喊大叫,本來就沒穿好的白色襯衫扯得亂七八糟,又笑又罵的模樣帥氣極了。

看哪,這就是我喜歡上的人,多美好的人。


"啊——真不想上數學課。"

"嗯?啊、呃,是啊。"

"說起來,二宮くん數學好像很好耶。"

"也,也沒有啦..."

"是嘛。我去送筆記的時候聽過老師稱讚你筆記寫得很好呢。"

"那是、是碰巧,而已..."

"唉,真討厭,我數學也沒多好幹嘛選我當助教...嫌我當班長不夠忙嗎。"

"唔..."

"喔、老師來了。"


翔ちゃん真辛苦,只是成績好就被指派一堆事。

不過我知道喔,數學老師其實是在覬覦翔ちゃん,那個老頭每次看他的目光都像爛泥巴的蛞蝓一樣噁心,感覺都要巴到他身上去,害我瞧見時都想拿起書包裡的萬用小刀幹掉那個老頭。

少用你的變態眼睛看著他!小心我哪天逮到了就把你戳瞎。


啊啊,真想提醒他快點找機會拒絕擔任職務,那些人都是有意圖的,一定每個人都在想著要對他怎樣,絕對是的。

沒辦法,他是如此美麗又俊帥,誰都會喜歡上的。


"咦?你也在這啊二宮くん。"

"诶?!さ、さく、櫻井くん..."

"嚇到你了嗎?抱歉。"

"沒、沒沒沒有的事!沒有嚇到我...啦。"

"才怪,你都結巴了。"

"不,我、那個,呃...櫻井くん也來念,念書嗎?"

"是啊,在教室裡一直被抓著講話念不下去。二宮くん很常來圖書館呢,看你午休或放學都泡在這裡。"

"因、因為很安靜...。"

"頂樓也很安靜喔,下次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頂樓吃飯?"

"蛤?什麼?"

"唔,不行也沒關係啦我就提提。"

"不不不!我、請讓我跟你一...一起吃午餐!去頂樓、"

"哈哈、你語句怪怪的耶。那好,我之後要去就找你。"

"...謝、謝謝。"


我知道我知道,翔ちゃん還會在頂樓抽菸呢!

圖書館最角落的窗戶剛好正對著他們教室那棟的頂樓,每星期二跟四,他會在那裏吃午餐,然後抽根菸,或睡個午覺。

漂亮的豐厚嘴唇夾著雪白的香菸,纖長的手指夾起菸之後,會從嘴巴裡吐出朝霧一樣的煙,讓他向來清亮的大眼睛都迷濛,整個人的氛圍在那時會像設在迷宮的陷阱,誘惑著人犯錯,而前提是已經知道這是個陷阱。

他有著令人義無反顧的魅力,盼隨著年少的青春尖銳,比起塞壬或玉藻,他宛如最頂級的罌粟,既甜美誘惑又辛辣危險。


為他深深中毒,戒不掉而且只會更加嚴重,視線裡沒有他就瀕臨末日。

明瞭是毒藥也會樂於嚥下,這麼喜歡著。


"我抽個...你沒問題吧?"

"沒事沒事,你抽吧。"


他舉起手比了比夾菸的姿勢,率性又自然。

當然好了,早就想近一點看著他抽菸的樣子,一定比以往只能遠遠望好看多了,真希望自己也會抽,這樣說不定...說不定還可以跟他借來抽呢。

就、就借翔ちゃん嘴上那根...呵呵。


"吶,我可以叫你ニノ嗎?"

"嗯?可,可以啊!那我...我..."

"你想叫我什麼都行啊,知道是在叫我就好。"

"翔、翔ちゃん...這個,能嗎?"

"...ちゃん嗎。真新鮮。"

"哈哈..."

"以後請多指教啦,ニノ。"

"也...請多指教,翔ちゃん。"


要不是聽見自己心臟砰砰跳,還有用指尖掐住大腿的感覺超痛,否則都覺得是在做夢了。

老天爺啊,居然有一天可以光明正大地叫他翔ちゃん,我該不會...已經把一生的運氣給用完了,運氣好成這樣實在有點可怕。

大概是天天對著他自言自語跟對著家裡滿牆壁的照片祈禱起作用了,真是太好了。

接下來就開始祈禱他...祈禱我們,能夠交往吧!


也許一生都不會忘記。

他在吐出白霧之後笑著對自己說請多指教。畫面將在腦海裡雋永留存,三不五時翻看,記著他所有的美好之後,特別細細瀏覽,他對著自己說話的每個細節。

髮絲揚起的弧度、嘴角微勾、目光閃耀,延伸到優美的脖頸,象徵性慾的鎖骨、潔白微皺的袖口,一步一步,到舉菸的指尖,用回憶緩慢的舔舐。


今世、來世,都將恆久收藏。


"我早就發現了喔。ニノ一直在看著我。"

"咦?為什麼會發現?"

"哼——你猜。"

"很...很明顯嗎?"

"其實還好。"

"那?"


他靠在肩上的頭髮是黑巧克力似的顏色,甜蜜蜜又柔軟,忍不住親了幾口,隨後在他揚起臉說話的時候,淺淺的親吻說話的嘴。

翔ちゃん,從來都不推拒自己的觸碰,一開始笨拙地試探,到現在心意相通的放肆都是,好像只要我做了,他總放任的接受。

心裡除了他之外更多的是給他的愛,隔一日就感受到愛他的情感多一些,永遠都不會滿出來,再過個一百年依然會繼續填裝下去。偶然也能接收到來自他的愛,僅僅一滴都能讓我狂喜,像最虔誠的信徒在獲得一絲光芒,既使弄不清是真是假,也會顫抖著興奮到流淚。


不管怎樣都是高攀,上輩子應該做了天大的善事,才令我今生這般幸福。

但有時候還是會偷偷的想,他能再給自己多一點愛就好了。

一咪咪就好,少得像塵埃也好,便會得到多點信心。


"好吧,你絕對猜不到。"

"翔ちゃん...說嘛。"

"等我們哪天住在一起超過三年的時候,就告訴你。"

"诶?"

"好了,教授還在等我,先走啦。"

"咦?翔、翔ちゃん!——"


今晚是偽裝成情人節的聖誕夜,我們在外頭吃了頓久違的大餐。

自從翔ちゃん進入電視台當主播,而我日夜顛倒的在遊戲公司上班,相聚的時間減少許多,害得我每天只能看著他隔三小時就傳來的照片排解寂寞。

幸好有壓著讓他答應傳照片,不然我一定會枯竭而亡的,死因就是過度缺乏櫻井翔。


這病大概全天下只有我得吧。

那也很好,他的一切本來就都該屬於我。


說到這個,今天是同居的第三年又三百六十五天,也就是說,過了午夜十二點他們就住在一起四年了。

終於可以聽到回答,或許他早忘記當時的承諾,不過呢,對於他的所有向來謹慎萬分的我,一點兒也沒忘。

快跟我說吧,聽了之後就可以拔去我駐紮在心田的疑慮與不安。


雖然無論你說了什麼我都不管,在那麼久以前我得到你,不會有放手的可能,什麼都沒了也要緊緊握住。


"翔ちゃん還記得嗎?你答應過要說為什麼早就發現我在看你的原因。"

"過了這幾年你還是沒猜到啊。"

"沒有啦。...喔、過十二點了!快說快說。"


抱過他赤裸的身體,抑制不住緊張的磨蹭。

他發出低沉如大提琴優美樂音的好聽笑聲。


"我呢,一直在跟你做同樣的事情喔,ニノ。"


All I need is a little love in the dark.

It's just us.



--END




*


最近一直好想寫NS喔好想><所以不睡覺生了這篇((淦

歌詞跟BGM都是Rixton的me and my broken heart~~

常常聽呢這首超上癮的wwwww


簡單來說就是雙向跟蹤狂的路線XDDDDDD

只不過對於NINO的愛情來說,翔翔的雖然也是愛,但其實更接近於是某種...虛榮的獨佔慾...吧。((欸你

一開始去觀察NINO確實是喜歡,在發現NINO也在觀察他的時候就,怎麼說,享受在被超~~~級~~~~喜歡的狀態下wwwww

嗯   大概就是這樣XDDDD偷偷說我在寫的中途根本沒想過劇情((淦

真的就很想寫所以啪搭啪搭的打了2333333

太缺NS了吧哈哈哈哈((笑屁

而且刷完山田太郎之後根本NS魂爆發wwwwwww


哇已經這個時間了難怪我一直覺得超睏wwwwww

撐不住了來去躺OTZZZZ((自作孽


感謝觀看><

评论(13)
热度(61)
©アーハ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