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ーハー

已經是幽靈人口的阿怪❤️

(OS)懲罰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雨過天晴。

老是希望他可以在多依賴一點,雖然就外人來看,不斷說著自己才是真正支撐著這個團體的所在,也豪不忌諱表現出若沒有我可能不會有這一切。
但怎麼說呢,似乎不盡然是如此。
畢竟他的本性還是能幹,獨立且習慣掌控,要真的對誰放心依靠,還需要點難度。
也不是說他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他一定程度上的對我有所信賴,也視我為重要的人。

如果可以、真想要看看翔くん對我撒嬌的樣子啊。

「大野さん真的很不像隊長呢!櫻井さん看起來更適合喔,當初是怎麼選擇出隊長的呢?」

還沒有這麼大紅大紫的時候,他曾經聽過類似這種,不太禮貌的刻薄問題。

「就只是不小心猜拳贏了而已啦。」

他當時的回答一向都是如此。事實上也是,他們剛出道時並沒有特別說過誰當隊長,畢竟社長大概也只想著要怎麼把他們這群小蘿蔔頭拐上飛機然後任由小孩迷茫的搭上遊艇。

其實有些意外櫻井對這件事沒有任何異議。年輕的他實在太具有攻擊性,讓自己這麼個慵慵懶懶的人做重責大任的隊長,聽起來就很讓人不服啊。

不過櫻井只是笑著握了握手,然後說以後請多指教了隊長。

ドキドキ,那瞬間。

到現在還是會怦然心動,沉淪在那人的魅力中,就算過去15年了依然抽離不了。

也許翔くん也和我一樣呢。

修長指尖在微微隆起背肌的皮膚上拂動,迷戀的把鼻尖埋入散發淡淡Tommy香水味的頸部,隨著對方身體起伏的速率淺淺呼吸。

明明也是男人,硬梆梆的,一點也不柔軟,做愛時也佈滿重重困難,搞不定還會出人命。從前生活算得上多采多姿,完全沒有想過會喜歡上同性。
可與其說喜歡同性,不如說只是剛好戀上的人是男人罷了。

 
好像自從跟嵐相遇之後發生了太多他一輩子都沒想過的事情。 
這樣也挺好的,若沒有這一切,自己的人生會很單純吧,或許開間麵包店,也不一定會喜歡上釣魚(因為曾經是為了應付興趣問題嘛),可能在三十出頭結婚,婚後一兩年生孩子,平平凡凡的過生活。 
 
「唔、智...?」 
 
在肩上落下吻的時候,搔癢的觸感讓他轉醒,進而用著格外低沉的嗓音喚著我的名字。 
一如櫻井喜歡自己喊他翔くん,被叫著智的時候,莫名的滿足感總是迫使我想撲上去不顧一切的吻他。 
所以讓櫻井在節目上別太常這樣叫,可能哪天就忍不住了。 
 
縱然不很介意別人知不知道他們是戀人,所以就算和女明星傳緋聞就傳吧,15年的感情可沒這麼容易變心。 
 
「沒事,翔くん繼續睡喔。」 
「不了...現在幾點?」 
「八點多吧?」 
「啊、原來這麼早、嗯——」 
 
盯著他迷迷糊糊的樣子,在他扭著臉醜醜打哈欠時笑了出來。 
 
真可愛。 
在我面前好放鬆呢。 
 
櫻井閉著眼,邊咂嘴邊含糊不清的說話。然後蹭向我的位置,毛茸茸的頭靠在肩膀上。 
像孩子般賴床撒嬌著。 
 
「智、香香的...」 
 
啊啦,說這種話,清醒的翔君一定會害羞。 
 
「翔くん才是,怎麼洗完澡還噴香水?」 
「沒有噴啊,是衣服。」 
 
肉麻的互磨鼻子,讓呼吸間充斥彼此的氣味。 
伸手摟過他赤裸的腰,無聲告訴對方衣服早就不翼而飛的事實。 
 
「嗯?衣服呢?」 
「翔くん,我來的時候你就沒穿了喔。」 
「怎麼可能!」 
「呼呼...好啦,是我脫掉的。」 
「...幹嘛脫我衣服,要是感冒了怎麼辦。」 
「不會啦,我會讓你大量出汗的。」 
「哈哈哈、才不要!」 
 
一大清早就開起大叔黃笑話,望著他哈哈大笑著揉眼睛,突然覺得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該有多好。 
 
戀愛中真是多愁善感。 
 
「那我在睡會,好睏。」 
「好。翔くん晚安。」 
「晚、晚安...」 
 
他嘟嚷著又睡過去。 
 
注視多久都不厭膩,彷彿生來就是要為了將他的身影融入眼裡。 
 
吶翔くん,能像這樣一直依賴我嗎?如同我無法失去你一樣。 
 
在我身邊好好待著,別在想著要去哪了,好嗎? 
 
又花心的話,就不要你囉。 
 
 
 
——END
 
 
 

 
嗚嗚電腦有點壞了打開來會有怪聲音TTTTT只好先抓著手機碼字了...可是好不習慣喔XDDD
 
明天修電腦希望可以馬上修好嗚嗚(躺倒 
貓咪還寫到一半躺在電腦裡呢嗚嗚嗚嗚(不要一直哭 
 
溺愛又壞壞的阿智超帥的TTTT最近天天都在看hit the floor...被阿智帥得找不到方向TTTT
我好迷失阿嗷嗷嗷嗷(失控 
 
老是在思考怎摸虐翔翔...還需要努力阿><(欸 
 
感謝觀看><

评论(6)
热度(55)
©アーハ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