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ーハー

已經是幽靈人口的阿怪❤️

(OS/AllS)跟貓咪談戀愛總是需要時間。08

*轉視角有、轟天雷有、狗血有、過度章節Part2有(?

*此篇就是作者腦洞大開(?)系列,請務必小心落雷(╭´∀`*)╭♥



對不起。


當日夜交替過第六次,按耐不住的心情強烈到快要把人逼瘋了。

東京都內的夜晚早已看不見任何星星,暈黃的月亮渾圓的懸掛,卻依舊只能讓高過於一般大樓許多的建築看見,越靠近地面就越難發現溫柔散發亮光的澄月,人們的眼裡盡是五光十色的燈泡。

當初住到這裡就是為了能在黑夜之中每天觀賞,雖然從未在族群的故鄉生活,但種族天性使然,他們總對月亮有著難以言喻的依賴與憧憬。


他打開特殊設計的天窗,使正對的月光射入寬敞客廳。

移開沙發躺在地毯上讓光線撒滿全身,黑色獸瞳在皎潔光輝下螢螢發光,色彩既濃厚卻又晶瑩透明,像包裹在水晶裡的黑色琉璃般。


那人居然不接他電話、不回他訊息、避不見面。

從他們相識以來,這是第二次了。

年輕時還有辦法不管不顧的帶走櫻井,一方面是彼此能力尚且稚嫩,比拚起來身為犬種的他更能瞬間爆發力量,另一方面是,他承擔不起強迫櫻井之後會發生的事情。

和少年衝動不一樣了。

他學會內斂自己的慾望,學會靜靜守候,學會對那人有所放縱。

保持著兩人都可以接受,壓在自己底線上的相處模式,他不排斥櫻井和他的青梅竹馬相葉上床,不介意松本像個黏皮糖一樣對櫻井糾纏不休,但這也就是底線了。

最少兩天裡要聽見櫻井的聲音,最少五天中要跟櫻井見到面,這是唯一不會讓心裡的忌妒蔓延、讓憤怒到失去理智的最低限度。


他其實也不是很清楚為何會如此的愛,愛到像沒有就瀕臨崩潰。

當失去父母親的時候,他眼淚一滴也哭不出來。反而是喪禮上坐他旁邊的相葉哭得泣不成聲,都不曉得誰才是親生兒子。

天哪,他那時候居然還有心情開玩笑。


可是他卻永遠記得,三天後在學校鋼琴室裡永生難忘的相逢。


男孩小小的手指在黑白鍵上笨拙的彈跳,樂音意外流暢地奏出簡單的曲子,小孩尚不能完美的控制眼睛變形,幽綠瞳孔回映著透過白色窗簾的日光,白皙肌膚與烏黑頭髮的對比,讓男孩看起來像精靈似的。

那瞬間淚流不止。

在淚水滴到他穿著拖鞋外露的腳指頭上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哭了,但卻沒有伸手擦掉,就這樣看個彈琴的人,一邊崩潰似的流眼淚。

得緊緊咬著下唇才不讓自己喊叫出聲。


他完全無從得知,怎麼一看到櫻井彈鋼琴就哭,記得那時嚇得小孩軋然停下,傻楞楞的看著哭到跪坐的他手足無措。

待相熟之後,櫻井還打趣地說,他們的相遇簡直就是純愛系連續劇,女主角看到男主角彈琴太過感動嚎啕大哭之類的。

望著櫻井張狂的大笑,他挑眉瞪視,隨後撲過去把人好好辦了幾回。

要不是完全確定櫻井也是族人,不然都要以為對方就是他的命定之人,吸引對象。


少年時他認為對櫻井只不過是單純的喜歡,就如同青春過眼雲煙,總有一天他們會尋得各自的伴侶,然後當一輩子的好朋友。成長一點之後,他想著若是櫻井和他都沒有找到吸引對象,那麼就在一起也很好。

直到現在,他才發現,就算櫻井找到吸引對象了,自己也放不開。


總是被譏諷沒心沒肺的他,其實只是沒遇見能讓他心臟跳動的人。

一旦找到,就此生在無他人。

是非常偏執的相信,就算屬於他的吸引對象出現,也不會被干擾。他對櫻井的感情已經足以超越本能了。


得知櫻井和相葉上床的那天,他震怒到想要殺了誰,想要傷害櫻井直到他再也無法去找其他人。

滿腔火氣卻在櫻井吃飽飯心滿意足窩在他身邊的時候壓制下去。心裡有個聲音對自己說,想怎樣就怎樣吧,至少人還在你身邊不是嗎?無論他去多少人的床上流連,他依然會回到你身邊的。

僵硬的軀體逐漸放鬆,他目不轉睛地盯著,彷彿這樣就能讓對方知道自己在想甚麼。


也許是太過於害怕失去,才會病態的縱容。

可是櫻井明明也喜歡他的,為什麼不願意好好的跟他在一起?

算了,問這個根本是半斤八兩。沒有資格說別人婊子,因為他就是個傻子。


深深嘆氣,覺得累了。


"為什麼?"


櫻井翔,你怎麼還問得下去?這殘酷的人,養不熟的野貓。


"因為我忌妒了,可以嗎?"


語氣表情就像在說著天氣真好,他神情平靜的勾著櫻井的手指。


讓我知道你也在乎我,而不是尋得命定之人就會離我遠去。

不過就算你真的想走,我也絕對不讓。


"你、你知道大野是我的..."


他看見了對方眼底的擔憂,太好了,終究是不捨他吧。


"知道又如何。"


偶爾也讓我任性一回,放縱本心,但請不要對我生氣。


"但是、"


我是那麼自私,不讓你得到相吸作用帶來的好處,跟著人類長生做甚麼呢,和我在一起不是更好嗎,我和你一樣啊,是同族,相伴長大的夥伴。


"我喜歡你,翔ちゃん,你知道我喜歡你。"


成為我的伴侶,從此不離不棄。


"我愛你。"



幾日來不知是第千百次抓著手機發呆了。

 不是在考慮該怎麼道歉,而是猶豫著第一句招呼語該說什麼。藝術家的思維都有點獨特,固然是很想好好道歉,解釋自己口不擇言的原因,可他卻更加在意接起電話的瞬間。

學櫻井說說看?是我,大野智。...嗯,好像不太對。那麼、你好,我是大野智?不對啊這是廢話吧,又不是不認識。可是只說個喂又好單薄。

雖然他也不太明瞭只是個問候要多豐富做什麼。


他一昧的覺得,如果一開口就說得好,也許之後的話會順利許多。畢竟自己不是個能言善道的人,從開始就結結巴巴的話,後面大概也說不出原本想說的話。

唉,就只有生氣的時候說話最流利。他深深的怨嘆自己。


盯著漆黑的屏幕,雙眼放空,靈魂出竅。

突然間,手機大亮,輕快的流行爵士響起,嚇了他好大一跳,才手忙腳亂的接起電話。


"お母さん?——喔,沒事,那只是有急事才先走的。...沒有,真的沒事啦。嗯、我會的。...也許下周會回去一趟,好,我在提前跟你說。再見。"


沒想到母親會打來關心。的確,自從搬到小鎮之後他身邊就沒有朋友的存在了,這麼久以來還是頭一次把朋友帶去爺爺的旅館住,也難怪整個家的人都知道並關注這件事。

還詢問他是不是氣走了對方,說朋友在離開旅館的時候臉色極其難看。

他再一次痛恨自己的失控。

忍不住想如果可以和櫻井在一起(結合)的話,就不會再這樣失控了吧,他不想再這麼無能為力下去。

盲目也好、希冀也罷,他就是相信櫻井有辦法好好控制自己的善惡感應。


不可否認的被深深吸引,甚至隱約覺得他們應該就是彼此生命中最終的所在。命定之人,我們就是對方的命中注定。


"もしもし、翔くん,那個、是我——"


再給我一次機會。



--TBC



*



狗血快要撒完了!!!!!!!快要可以終結卡搞了TTTTTT

這章特別短小哈哈哈可是我寫超久的wwwww

之後要暫時恢復日常路線了~真是開心!!!!><((說這種話


不忍說這裡的翔喵真的有點...有點...討厭OTZZZZZZZZZ

我對不起翔翔OTZ對不起翔飯也對不起女神喵嗚嗚嗚嗚((幹嘛

但怎麼說,我一直覺得先愛上的就先輸一半,愛歸愛但是被愛的人還是能選擇要或不要,不管你的愛到底多麼豐滿都是一樣的><

雖然覺得翔喵渣但我還是這麼認為...這真的超狗血的耶狗妹捏TTTT

我自己都把避雷針通通拿出來了還是有點電到哈哈哈哈((淦

之後會正常的求大家不嫌棄XDDDDD


不管了下一篇我要來大撒山組糖啦嗚嗚嗚嗚嗚

上肉啦嗚嗚嗚嗚嗚((滾啦


感謝觀看><

评论(10)
热度(52)
©アーハ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