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ーハー

已經是幽靈人口的阿怪❤️

(OS/AllS)跟貓咪談戀愛總是需要時間。05

*獸化有、微慎有、蠢白雷老梗有

*此篇就是作者腦洞大開(?)系列,請務必小心落雷(╭´∀`*)╭♥



對於生命中的巧遇抱持著怎樣的心態呢?

喜歡、還是討厭?

這也許很難定奪吧。


位置偏北的小城市,在這入秋的季節卻已經比人口繁雜的大都市來得涼爽許多,是只穿著短袖會感到寒冷的氣候,不過對於剛度過一個炎熱夏季的人來說,涼冷的天氣真是在適合不過了。

雖然開冷氣也差不多是這樣,但自然的冷總是比人為的冷更好適應,配合著繁茂樹林的芬多精,完全是個度假的好地方。


他下了計程車後開始原地做體操,緩解搭乘各種交通工具帶來的疲勞。大野則是在他旁邊站定,張開雙手深呼吸。

眼前的是座高級會館,和式的古老建築透出一股莊重,新漆的木造大門在門把處蜿蜒著桔梗花紋,美麗而高貴。他有些訝異大野的爺爺居然是開旅館的,原本以為只是去對方老家住個幾晚,卻沒想到最後來的地方這麼高級。他有點擔心自己的錢會不會不夠讓他在這裡待三天。


"走吧,我已經連絡好爺爺,讓他給我們留房間了。"

"喔...那個,智くん,住這裡的費用..."

"不用喔,我每年來這邊住也沒花過錢。翔くん既然是被我帶來的,當然有相同待遇。"

"唔、真是謝謝。"

"不用客氣,我的就是翔くん的,想要什麼都可以喔。"

"哈哈,那我想要你的財產行不行。"

"能啊,跟我結婚就可以。"

"噗哈哈、說什麼呢。走啦,坐這麼久的車好累啊。"

"...嗯。"


好像捕捉到大野眼眸裡一閃而逝的別樣情感,不同於平常看見的。是什麼?他想,不過卻也不是很在意。小幅度的聳聳肩,在大野回頭用疑惑的目光看著自己的時候跟上前。將方才的問題拋諸腦後。


越向裡面走就越感到驚奇,周圍的庭院造景簡直讓他以為到了哪座古老宮殿,旁邊的小院落還有穿著和服的典雅女性進進出出,有種穿越過去的感覺。忍不住四處張望,眼睛眨也不眨的觀察著,屬於人類的瞳孔都有些微放大了,但幸好不相當靠近是不會輕易發現的。

雖然自己不管原型還是人型,都給別人一種家世很好的印象。但其實他是不折不扣的平民出身,父母親只是平凡的公務員與老師,只是因為原型的貓種特別有貴族氣息,讓一家人看起來都很有錢的樣子。


殊不知他身邊的人(貓)各各都比他身份顯赫。

二宮家雖然只是中產階級,但他自己開了間遊戲公司,現在可是堂堂董事長。有一次看到二宮電腦裡的年收報表,他差點想主動跳上二宮的床求包養。相葉家裡經營連鎖中華餐廳,聽說分店都開到美國了,而他現在是一個黃金檔外景節目的主持人,偶爾接接戲或廣告,說不上天王巨星但也是家喻戶曉了。松本的家庭算是普通,不過他現在是知名的服裝設計師,除了開設品牌,甚至還涉獵了點室內設計,聽說市中心那棟辦公大樓內部裝潢就出自他手。

剛成為好友的大野居然也深藏不露,爺爺開著這麼一間高端的旅館。不過只說大野本身的話,應該也很有錢吧,隨手一幅畫就可以賣個十萬百萬的,還不擔心賣不出去,都有人直接跑到大野家門前求了。

他大概是好友裡頭最平凡的一個了,只是看上司臉色過活的,每天汲汲營營的上班族。


在美麗的女服務員指引下,他們來到大宅三樓最底部的房間。聽著溫柔的女音介紹著偌大房間的各種設施及用途,以及從窗外看出去的風景是整座會館最漂亮的,此時正好適逢將落葉時節,楓葉枯紅但並未掉下...之類的等等。在服務員彎著腰祝他們旅途愉快並退下之後,察覺了不對勁。


"智くん,我們住一間?"

"是啊,怎麼了?"

"呃...沒什麼。"


自己是被招待來的,說想要獨自一間這種話好像太失禮了。他可是一毛錢都沒出,還能住到這像是總統套房等級的地方,已經是大大幸運了。感嘆一下,沒在多說什麼。

罷了都是男的,睡一起就睡一...不對,男的好像也、欸,自己跟大野又不是那種關係!無所謂的、無所謂。抓著窗框胡亂想著一些有的沒的,他最後晃晃腦袋,停止思考下去。

聽到後頭的大野發出淺淺的笑聲,忽然肩頭一重,那人將頭靠上了自己的肩。


"在想什麼呢?搖頭搖的好大力。"


男性低沉的嗓音帶著說不清的暗示感吐露在他耳邊,讓他想起不管是相葉還是二宮,在調情的時候都很喜歡對他的耳朵又親又咬,害得他這個感官越來越敏感。被這麼近的說話,對方的呼吸用得他半身都發麻了,耳根逐漸發紅。


"沒、沒什麼啦。我們去吃飯吧!時間應該也差、差不多了。"

"...好。"


藉口轉身脫離此刻兩人幾乎貼在一起的距離,他有些尷尬的笑笑,率先走向門口。

大野並不是第一次做出這種親暱的舉動。他其實不是很懂對方想表達的,沒有在那人身上感受到對自己的好感,或喜歡的心情。像是某一種、更深沉的,更需要理解的。

卻也是他不想了解的。


吃了一頓十足美味的懷石料理,他滿足的拍拍肚子,身為吃貨的靈魂被大大的治癒了。若是自己來吃這頓得花上多少錢啊,估計光想就會令他肉疼的吃不下吧。

以後再讓ニノ帶我來吃吧。他喝著消食的麥茶感慨。


大野正坐在窗邊拿著筆畫畫,抬頭看窗外的臉孔非常專注,向來溫和的眼神銳利了起來,有種不容打擾的氛圍。他捧著茶,喝完時向大野說了句要去泡溫泉,但也許是對方過於認真,並沒有回應。

覺得都是成年人了,報備什麼的也是出於同行夥伴的緣故。他起身拿了衣物,踏著比正常人類都還要輕盈的腳步,離開了房間。


泡進露天的溫泉時他像個老頭大大的呼氣,奔波的勞累瞬間一掃而空。他閉起眼,享受著溫熱的泉水以及皎潔月光的照映。


"咦?翔ちゃん?!"

"...啊、雅紀!你怎麼在這?"

"哇好巧--我是來這邊出外景的,翔ちゃん呢?"

"我陪我負責的老師來取材。天啊,真是剛好。"

"超剛好的!"


當他聽到換衣間通往溫泉的門被打開時,還想說這麼晚了哪個旅客會來。

因為他可是挑好了這個時段,一般人早就入睡的時間來泡溫泉,為的就是包場。直到熟悉的聲音出現之前他都在遺憾著不能獨享了,卻沒想到一睜眼,看見的就是相葉驚喜的臉。

真沒想到會在這邊遇見熟人,他多少還是頗開心的。


"翔ちゃん都泡得臉紅紅了,頭不暈嗎?"

"是還好,你也知道我沒有一般人那麼不耐溫度變化。"

"嗯,好吧...其實我是想說,臉紅的翔ちゃん看起來好可愛喔。"

"喂!"

"哈哈。"


相葉往前,將兩手撐開在他的兩側,帶著笑朝他吻來。沒有拒絕男人強勢的親吻,乖巧的張嘴讓對方靈活的唇舌與自己煽情的交纏。

得到了回應,相葉熱烈的與他接吻,一隻手探進半透明的泉水裡,下半身貼上前,抓住兩人半起的部位撸動著。他將手環上了相葉的脖子,輕巧的扭動腰跟對方相互摩蹭。


"還沒有、在溫泉做過呢。"

"是啊,畢竟是公共場所...啊、那邊用力點..."

"翔ちゃん好敏感喔,最近都沒做?不是在ニノ那住了兩三天嗎?"

"管那麼多,你是做不做?"

"要啦要啦,別生氣嘛。吶,轉個身。"

"喂你給我做好擴張在、唔--!"

"哇,水一起進來了...真熱。"


交疊的軀體在水中律動著,讓溫泉激起了水花和漣漪,喘息聲在室外空間迴盪,在月光的照耀之中,他們的舉動像某種奉獻的儀式。

兩人的瞳孔早已化為獸瞳,相葉的犬牙甚至露了出來,下身的動作越加猛烈,而他相對小些的利齒也徹底現形,修剪整齊的指甲漸漸伸長尖利,翹著臀迎接的舉動誘惑的不得了。

在如此完整的月亮曝光下,他們在激動中更難控制自己了。


相對的,往常清晰的五感也會被渾身火熱弄得模糊,眼睛迷茫、耳朵只聽得見彼此的喘息。對於週遭細小的事物已無法顧忌。


身影站在微開一個縫的門前,大野的表情晦澀不明。

平靜的目光深處翻湧著複雜的深意。

那般陰沉狠戾。



--TBC



*


最近被愛拔的美(帥)圖打得一蹋糊塗TTTTTTTT

還看到一張動圖是他摸小藍貓的耶TTTTT天啊差點想生個肉滿點的番外!!((淦

我真的很容易受到干擾啦嗚嗚嗚嗚嗚((煩欸


話說寫完其他的身家之後...突然覺得好像花樣O子啊!!!!!!!

翔喵就是杉O這樣wwwwwwwwwww((笑歪

好啦其實翔喵也是白領階級的~只是其他人太有錢XDDDDDDD

原本想讓潤喵跟翔喵一起當平民...但是松潤的臉真是看起來就很有錢啊OTZ

於是只好讓潤喵跟著很有錢了www((淦你這沒原則的人


感謝觀看><

评论(18)
热度(70)
©アーハ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