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ーハー

已經是幽靈人口的阿怪❤️

(NS)滿目黑暗裡與你相擁起舞。下篇

已經不能,只是注視著你了。

給我給我給我給我給我給我給我給我--把你的一切都給我。

那樣就會讓我興奮到無法呼吸。


少年走路步伐輕鬆帶點專屬青春的躍動感,身影在路燈與路燈的間隙中忽明忽暗,身後詭譎的黑影在燈下退後兩步、暗色裡前近三步,始終均速的跟著深夜裡仍耀眼如白日的少年,如影隨形。

在離家只剩一條街的時候櫻井停下腳步,他總覺得好像有人再跟著自己。或者說,有東西再跟著。略為膽小的他被自己的想法嚇得肩膀都縮了起來,不是很確定該不該轉頭看看。

直覺告訴櫻井不應該轉頭,反正就快到家了,真得有人跟著他也總不會進家門吧。與其在這裡自己嚇自己,還是趕緊回去吧。

難以平復的恐懼感讓櫻井的肩膀始終僵硬著,原本散漫的步伐被他一再加速到比得上慢跑。看到熟悉的門之後總算鬆了口氣,高喊著我回來了火速開門入內。


幾乎隱沒在黑暗裡的少年面色猙獰的喃喃自語,站在櫻井家門前燈光照不到的最近位置,像條爭奪地盤的惡犬般來回踱步著,不斷從喉嚨裡發出人類難以模擬的低吼。

二宮此時的面孔簡直快要看不出來是他,狠戾的神色讓青澀的臉蛋扭曲著。如果他此時手上握著凶器,怕是絕對會有人懷疑他剛剛去殺了人。

但就在一瞬間,變臉似的,二宮的表情轉為跟平時無差的冷漠。但那雙墨色的眼睛開始閃爍著腥紅,嘴裡仍然在低聲說著什麼。只見他突然伸出右手,讓指尖進入燈光的範圍裡。

在血紅與鴉黑之間飄疑不定的眼睛饒有興致的盯著白皙的手指發出暖色光亮,剎那停下了聽不清的話語,揚著好看的唇笑了出來。


"真好,真好呀。"


少年剛過變聲的嗓音只是微微低沉了些,此時吐出的文字黏稠的像化不開的糖。然後他動作迅速的收回了右手,又開始自言自語。

動著嘴的幅度極其微弱,二宮在仰頭看了眼二樓櫻井房間的窗之後,踩著無聲的步子離開了。


再等等,再等等我就能得到了。

耐心一點。


清晨時間,櫻井意識朦朧的按拿起吵鬧不休的手機。天啊,是哪個不長眼的在這個時間打給他?被吵醒的火氣直線上升,連看都沒看來電名稱就按下接通,不管對方是誰就朝著話筒破口大罵。


"等、等等啦翔ちゃん!我知道你被吵醒很不開心,但是--"

"你知道?那還打?皮癢了嗎?!"

"不是不是,你聽我說,ニノ昨天一整晚都沒有回家!"

"...蛤?"

"他媽媽早上打給我叫我跟ニノ說不要在什麼都不說就跑到我家住,她會擔心。可、可是ニノ根本不在我家啊!"

"你、唔,你跟ニノ媽媽說了嗎?"

"還沒有...那所以,他也不在你家?"

"不在。好吧雅紀,我們先去學校會和,至於ニノ媽媽那邊..."

"我我、我還是先不要說吧?說不定ニノ只是去誰家住了還是去網咖玩整晚之類的...要是現在說了他會被他媽罵臭頭的。"

"...既然你這樣想,那就這樣辦吧。我們等會見。"

"嗯、嗯好。"


掛斷電話,櫻井坐起身大力的晃晃腦袋讓自己清醒。說不定真的只是去網咖打整晚的電動了。畢竟二宮可是有過這個經驗的。

出自內心的信任讓櫻井很難認為二宮是出了什麼事,這個人從來都不會讓自己吃虧,只是生性散漫所以老是三更半夜才回家或是玩得忘我就直接在誰誰誰家裡住下來了。

不過一樣熟知二宮,甚至比他更熟悉二宮的相葉,居然會如此緊張,說話結結巴巴的還聽上去相當焦急。

這讓櫻井深深的覺得不對勁。一如他對二宮盲目的信任,他也盲目的相信相葉的第六感,也就是所謂的直覺。

號稱是奇蹟男孩的相葉,直覺精準到可以預測櫻井今天的午餐搶不搶得到炒麵麵包。而且結果總是跟他猜想的相去不遠。


"翔ちゃん!"

"怎麼樣,你連絡上ニノ了嗎?"

"沒有...電話一直不接,你呢?"

"我也是,在打打看好了不然就挨個打給他有可能去家裡住的人--"


電話鈴聲突兀的響起。


"是ニノ嗎?!"

"...是耶。"

"快接快接!"


在相葉催促前櫻井就接起了電話。

莫名的,昨晚回家路上那個一直有人盯著他的感覺再度浮現。比昨天更加強烈,像是四面八方都有視線投射過來。

可明明這段時間除了站在校門口的他們之外,學校理當空無一人。

握著手機的右手詭異的逐漸發冷。


"...喂?ニノ?"

"我......我...於......到...了......"

"喂、喂?我聽不清楚,ニノ你在哪裡?"

".........前。"

"什麼?"


櫻井緊緊皺著眉頭,用力將電話靠近耳朵,想聽懂二宮滿是雜音的句子。

突然間,熟悉的、白皙圓潤的手緊緊握住了櫻井拿著手機的右手腕。


那隻手抓住的力道之大,溫度冷得讓櫻井嚇得整個人都發抖起來,馬上被捏出紅色指痕的手腕痛得無法支撐握住手機需要的力氣,在早晨一片安靜裡,小巧的機械落地的聲音彷彿被無限放大。

音波迴盪宛如尖叫。

在櫻井面前的是眼瞳發黑的二宮,而原本在此的相葉被取代般的消失不見。少年一樣是那頭金髮與白襯衫,跟昨夜分別時一模一樣。

可此刻的櫻井卻覺得自己完全不認識眼前的人。


"我就在你面前。"


看不見二宮開口,甜膩的嗓音直接傳進了腦子裡。握著櫻井的手越加使勁,用力的像要把他的手腕給硬生生捏斷。


"我就在你面前。"


這次二宮開口了,聲音低啞的像成年男子,二宮扯過櫻井迫使他倒進自己懷裡,在將臉埋進櫻井溫軟的頸肩時,發出嘆息。

蹭著舔著,睜大的黑瞳滿是癡迷與狂熱,瞳孔不斷的縮放昭示著他的興奮,白皙的臉上暴出青筋,噁心的模樣足以令人心生畏懼。

被二宮緊緊擁抱的櫻井像失去了靈魂般毫無反應,只剩下顫動的身體與忽冷忽熱的溫度代表著生機。


"我終於、終於,得到你了、得到你了。"


睜著眼睛卻陷入一片黑暗。

光明轉身離去。


"嗯--又在想什麼了呢?翔ちゃん。"

"..."

"不行喔,這樣會讓我不想要你看見東西呢。"

"嗬、嗬哈--"

"求饒也沒有用喔,可真不能讓你在看見了。只不過是個手機...就可以讓你胡思亂想..."

"啊!啊、啊!"

"不可以,你腦袋裡只能有我、只能有我喔,只能有我...呢。"

"!--"


二宮漆黑的雙眼注視著右手染滿鮮紅,笑得有如得到高潮般滿足。


真好,真好呀。


他抱著蒼白的軀體在黑暗中翩翩起舞。

黑色的眼裡流出與對方同樣的殷紅血淚。

就這樣在一起吧。


真好,真好--



--END


*


在鋪過程的時候超怕的但是一到後面的變態路線就徹底爆發小宇宙了((欸

哀可是我真的寫不太好這種暗黑系TTTTTTTTTT

不覺得黑不是錯覺是我寫不出來XDDDDDDD沒辦法呀我真的是怕到這種東西通通杜絕XDDD沒有記憶可以參考讓我寫得一直在椅子上扭來扭去((淦

好吧但愛拔強制退場(?)之後就開始病了所以稍微順了點XDDD

真的是no zuo no die((躺倒


其實有一段被我自主河蟹了wwwwwww

找時間來補補><燉個黑暗料理系的肉wwwwwwww((淦自重


說到劇情其實簡略來說就是NINO把翔翔搞瘋了><((欸

然後瘋掉之後的翔翔再看到某些關鍵物的時候就會在腦海裡跟回憶亂拼亂湊成一些真實與虛假相間的記憶~目的是想逃離NINO的洗腦~

至於NINO到底是不是人類這個我自己也很難說XDDDDDD

大概可以算是被過度深沉的執念附身吧?XDDD


感謝觀看><

评论(6)
热度(33)
©アーハ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