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ーハー

已經是幽靈人口的阿怪❤️

(OS)不會讓你被雨淋到的喔。

隱約雷鳴,陰霾天空,

但盼風雨來,能留你在此--


外頭下著大雨。叮咚彈落的水珠落在屋頂上,順滑著弧度自屋簷滴下,最終停留在被這個過程重複千萬次而濕淋的柏油路。

少年坐在裝潢溫馨的咖啡廳望著天空稀哩嘩啦的雨,白襯衫的袖子尾端還帶著水漬,金色髮尾一束束的也還濕著。他一手撐著下巴,一手若有似無的攪拌著飄盪輕煙的熱奶茶,讓鐵製小湯匙跟陶瓷杯壁碰撞發出小巧的噹噹聲。

突如其來的大雨讓少年被迫取消難得想一個人悠閒逛街的打算,原本還有些興致勃勃的他嘆了口氣,眼見這場雨一時半刻是不會停下來了。


用手指梳開濕成一束的髮絲,少年認命的從包包裡拿出筆記本和筆袋,千算萬算連相機都帶著就是沒有帶雨傘出門,他稍微埋怨了一下自己果真還是不夠細心。

在小圓桌上攤開本子,翻到新的一頁準備寫下偶而出門會寫的遊記。但光是開頭就讓少年好一陣子思考,今天才剛出車站沒多久就下了雨,他也只好隨便走進巷子裡的一間小店,可以說什麼事都沒做成。

不過間店很對他胃口,不僅是氣氛跟擺設,還有好喝的奶茶、散發花香的小餅乾,這一切都讓沮喪的心情好了起來。

也罷,又不是要寫給誰看。少年輕輕一笑,用著嚴謹的格式寫下他對小咖啡廳的讚揚,以及躲雨的無奈。


"嗯,真高興你喜歡這家店呢。"

"呃?!"

"啊,不好意思,我是這裡的店長。偷看你寫東西真是抱歉呢。不過很謝謝你對店的稱讚呢。"


被身邊突然講話的人嚇了好大一跳,其實對於被偷看書寫內容少年是有些微詞,但不知為何在看見對方軟呼呼的笑容之後,情緒都沉靜了。

店長給人的感覺跟店是一樣的呢。透著淡淡的、溫和自然的光線,香氣是混著乾燥氣息的薰衣草,一切都是那樣平靜,那樣柔軟。


"...沒關係的。"

"這樣吧,我招待一塊手工的蛋糕給你,就當答謝跟道歉吧。"

"不用了,這真的沒什麼。"


男人露出微笑,沒有回應便轉身走入櫃台,過沒多久就端出了一塊精緻的淡黃色乳酪蛋糕。將白盤放在少年面前並坐在他身旁的位置,用手勢示意他品嚐。一向愛吃東西的少年很難拒絕這一看上去就相當美味的蛋糕,抱持著不吃白不吃的心情,拿起尾端雕花的叉子果斷開吃。

一入口裡的滋味香濃醇滑,讓少年忍不住加快速度進食,好吃的味道讓他圓潤的大眼睛都發出亮閃閃的光芒,可以得知少年十分滿意。

男人撐著臉,笑盈盈的看著少年可愛的吃相。


"雖然這樣說真的很像在搭訕,不過,我已經見過你很多次了呢。"

"唔?可是我才第一次來。"

"櫃台裡的窗戶面對著另一條書店街,我常常看著你在幾間書店裡繞。"

"呃--"

"你長得很好看,又染著鮮豔的金髮,很難不注意到喔。對了,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我叫大野智。"

"嗯、櫻井翔。"


少年詫異著自己如此快速的交出名字給一個有點奇怪的人,這讓他有些搞不懂。但大概,是那個恬靜的氣息讓他莫名安心,彷彿倒逆的毛都被輕柔的順著,不知不覺中放下一切戒備。


才發現他原來已經這麼久沒有真正放鬆過了。

少年事後害羞的難以置信自己竟然在大野的店裡睡著了,身上還蓋著男人的外套。

真的,難以置信。


第二次見面是在三天後,少年家附近的車站。

這天也下著雨。


"真巧,櫻井くん也住這附近?"

"是阿。大野さん要去開店?"

"沒有呢我都中午之後才開店。不過今天剛好被朋友拜託去K高中當一日社團指導老師。"

"咦,我就念K高中。"

"我知道。我很喜歡看櫻井くん穿K高的冬季制服呢,看上去好帥。"

"呃--謝謝。大、大野さん是去哪個社團?"

"美術社喲。櫻井くん可以來找我嗎?總覺得有個認識的學生在比較容易跟其他人打成一片呢。"

"...好啊。"


他們上了電車之後靠在沿途都不會開的那扇門,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著。在出車站時面對依舊未停的雨,大野笑著說不小心把傘忘在電車上了,然後向少年借過雨傘,攬著他的肩步入了雨中。

呆愣著沒有反應的少年就這樣跟著他一步步的走,貼近著感受對方暖融的體溫傳過來,恍恍的望向男人有些黝黑的側臉,一瞬間怦然心跳。

在男人發現他的視線後轉過頭,揚著唇角的對他輕聲說著怎麼了。那時候少年再度難以置信的發現他好想親吻男人說話時的唇。

完全,難以置信。


後來見面的次數已經多的數不出來,少年甚至去到了大野家。

那天仍然下著雨。


"給,翔くん喜歡的熱奶茶。"

"啊、謝謝。"

"翔くん,來這裡。"

"嗯?"

"過來。"

"唔、啊!"

"翔くん身上總是香香的呢。"

"什麼啊,我又不是女生。"

"當然。不過翔くん在我眼裡比女生還可愛喔。"

"...你這樣講我一點都不開心。"


靠著意外寬厚的胸膛,少年放鬆身子坐在男人兩腿間,手中拿著紅藍相間的馬克杯,任由大野蹭著他的頭髮跟臉頰,或埋進白皙潔淨的頸間。

第一次有明明從未靠近過,卻在靠近之後熟悉的像早該如此的感覺。這找到歸屬的滋味讓少年深深戀上。男人用溫暖的體溫及載滿溺愛的眼眸讓少年陷入難以自拔的愛情裡,如同泥沼一樣讓他踏不出去。

但顯然得到這樣溫柔而綿長的愛,少年也沒有想過要離開。

這個人給予他的感情、安心感、心動,甚至是慾望,都讓他滿足的願意就待在這,成為對方愛戀的所在。

而男人也從此是少年心之眷戀的所在。這一切美好的讓他難以置信。

幸福的,難以置信。


"怎麼每次跟你見面都下雨啊大野智。"

"不知道呢。別這樣叫我啊翔くん,我會難過的喔。"

"...一邊去。"

"嗯?--"

"...智くん。"

"乖呢,親一個。"


少年微紅著臉蛋側頭和男人接吻。

聽著窗外雨漸漸稀少。


隱約雷鳴,陰霾天空,

即使天無雨,我亦留此地。   



--END



*


有看言葉之庭應該看到最上面那句就知道最下面的是什麼了XDDDD

文裡面的上下兩句來自日本現存最早的詩歌總集<萬葉集>裡面~

也是導演新海誠的作品言葉之庭(言の葉の庭)裡的經典句子~~~

真的很好看喔我當初看到後面哭得不能自己TTTTTTTTT

今天重看了一次還是哭了TTTTTTTT完全感動((擦眼淚


不知道為什麼寫這篇的時候一直出現不良少年優等生(?)裡的櫻井少年XD

明明不相關的哈哈哈哈((欸

覺得成年的阿智x少年翔翔意外的美好><溫柔的阿智賽高啊嗚嗚嗚

隱性偷窺狂的大野智也超棒的XDDDDDDDD((壞


感謝觀看><

评论(10)
热度(63)
©アーハ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