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ーハー

已經是幽靈人口的阿怪❤️

(OS)都說了他是優等生不是不良少年!05

用兩個月的時間對等別人兩年的時間,該有多難?

如果做到了那就證明我們早該相識。


"在畫畫?"

"沒呢,在陽台看月亮。"

"少來,你只是還沒開始畫而已吧。"

"嗯...猜到也不會有獎品的喔。"

"切。"


他是正在看著月亮沒有錯,手上也早預備好紙筆。

今晚的月明亮得不可思議,周圍的雲都被照映得像自體發光一樣,連街道上的路燈都比澄亮的月光要來得黯淡。

於是他在見得如此景象時打了通電話,也想讓櫻井看到這麼特別的天色。


沒想到接通之後被櫻井絮絮叨叨的閒聊弄得差點忘記自己的目的。

聽著電話那頭講著哪個學弟只會給他找麻煩什麼都做不好、哪個老師也太懶惰連這個都要我去做,之類的。雖然都是抱怨的話語卻讓他越聽越開心,不認生但是對人相當謹慎的櫻井,居然會開始跟他講這種嚴格來說是帶著惡意的話語,就忍不住感得喜悅。


能夠在短短兩個月讓關係突飛猛進,他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呢。

而且在櫻井第三次來家裡的時候他就讓人成功留宿。那天晚上完全是個不眠夜。一想到那麼喜歡的人就躺在自己的床上、身上的味道還是同樣的沐浴乳香,就讓他興奮得難以入眠,整夜只顧著在地鋪上傻笑跟妄想。


就算到後來他真的有些撐不住而打算入睡了,卻突然發現不僅是夜晚跟自己睡在同一個空間,連白天都能夠看到剛睡醒的櫻井。

意識到這點他瞬間清醒,要是睡得晚了不就看不見剛起床的傻呼呼可愛櫻井了!他甚至狠狠掐了下人中,決定無論如何都要醒著。


而結果他的確如願看到目光渙散,發出軟嫩呢噥的櫻井了。

他還刻意跟睡到整個人呆呆的櫻井說話,在聽見用黏膩而像是撒嬌般的泛甜語氣喊著自己さとや,這個親密的稱呼時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差點沒把人壓倒在床上胡亂親一通。

不過倒是趁著櫻井迷糊的時候偷了個蜻蜓點水的吻,他當下差點沒想為這衝動的行為呼自己一巴掌。幸好梳洗過後清醒的櫻井根本不記得這件事。

才就此讓他鬆了口氣,畢竟時候未到。


"翔くん現在在做什麼?"

"吃水果。"

"在房間?"

"對啊。"

"那翔くん也走去陽台看月亮吧?今天的月亮很圓很亮喔。"

"嗯。"


電話裡傳來瑣碎的聲音,再聽到落地窗喀啦喀啦被拉開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一種,他們將要隔著月亮相見的感覺。

不禁讓他心跳加速。


"哇,真的好亮。"

"很美吧。"

"是啊。智くん、"

"嗯?"

"畫一張給我吧,有點想要留著這樣的夜空。"

"好。"

"你有空在畫吧。時間不早了,我明天還要早起去收爛攤子呢。晚安。"

"哈哈,翔くん辛苦了。晚安。"


如果能的話真想每天晚上打電話閒聊。或是直接住在一起,這樣他就能抱著櫻井看美麗夜景了。

真的好想現在就把人綁在身邊。


一大清早,總是在和櫻井通過電話之後睡不太著的他,比平常早了許多起床,卻沒有選擇出門上學,而是穿戴整齊的在小小的畫室裡繪製著昨夜的景色。因為是要送給櫻井的,他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連底圖都細緻非常。

當調好色彩並要下筆時,門就被媽媽打開,喊著他快點去上學。

嘆了口氣,應聲之後放下所有工具,在關上房間門的時候輕輕對一張櫻井靠在窗邊揮手的素描說了句等會見。

無時無刻都想看見你。


今天都還沒遇上呢。他有些無精打采的靠著鐵網,連午餐時間必然會出現的頂樓都沒有櫻井的身影。他只能猜想著大概是被什麼事情絆住了。

不過比起櫻井沒有來頂樓,他更擔心那人會不會忙著忙著就忘記吃飯了,好像這種事常常發生。尤其是臨近學生會長選舉,最近的櫻井在學校裡簡直忙得腳不沾地,遇見了也只能打個招呼就匆匆離開。


害得他們褒電話粥的時間也越來越短,櫻井有次還說到一半就睡著了,讓他心疼得甘願浪費著電話費聽那頭疲勞的打鼾聲。

遷怒似的用筷子戳著豬排,突然有腳步聲向自己接近,隨後大片陰影遮擋住了他上頭的陽光。

抬起頭看見的是熟悉的有著貓咪嘴型,看上去隨時都像在微笑的臉孔。


二宮不發一語的坐在他旁邊,順手打開手中的果汁,然後同樣順手的用指尖捏起他便當裡的蛋捲,一口吃下。

已經習慣這種行為,他一點反應都沒有,繼續哀怨的虐待可憐的炸豬排。


"欸大叔。"

"哼?"

"你是不是喜歡翔ちゃん啊。"

"蛤?呃、呃那個..."

"看來是了。奇怪了你不是最近才認識翔ちゃん嗎?才這點時間就喜歡上了,不太像你呢。"

"也就、沒什麼理由吧...喜歡一個人什麼的。"


要知道他一開始喜歡上的還只是個背影呢。慶幸自己找到了真正能夠喜歡的對象,不然說真的他有點擔心會自此愛上自己的畫而成為別人眼中的怪胎。

雖然他現在很多畫作裡的櫻井也美麗而真實的讓他深深愛上了。


"是這樣嘛。很喜歡?"

"最喜歡。"

"不打算讓翔ちゃん知道?"

"...會有那天的。"

"這麼頹廢?吶大叔,翔ちゃん可是很多人喜歡喔。至少我啊,就很喜歡翔ちゃん。"

"NINO你..."

"小心被人捷足先登喔。"

"不會的。"


很多人?都給我滾開,通通滾開,除了我誰也不能站在那人身邊。

一剎那間吸附他心臟血液的那個東西發出爆裂的咆嘯,目光通紅的尖叫著,其強烈的差點讓他呼吸不過來。

鼓動的心跳告訴他這是失去冷靜的徵兆,太過天真的認為櫻井這一陣子會好好的待在自己身邊,只要在這段時光結束前達成目的即可,卻沒想過也許有人早在暗處伺機而動。

絕不允許櫻井不屬於自己。他畫出來的、最傑出、最完美的作品只能被他自己擁有。


今天就去,現在就去!那個東西用著尖銳的爪子刮著他的腦袋對他叫囂,疼痛到讓他想就照著話行動。

但的確也是該行動了,天知道二宮向他說了之後,會不會等下就去跟櫻井說。有點心痛的發現自己的勝算估計是不如NINO的。

去吧,就去吧。


"我先走了。"

"喔。"


匆匆收好沒吃完的便當,像是落荒而逃般離開頂樓。


鬧騰的走廊讓他緩緩冷靜下來,無措的發現他不知道該如何找到櫻井。不,就算是找到了,又要用哪種理由讓他跟自己到空無一人的地方?

是該趁現在全力尋找還是等待放學的見面?其實怎麼想都是放學時比較理想,可被刺激到的他猛然厭倦了等待這個詞彙。

不知不覺中走到整間學校他最常待的美術社教室。抱著到了熟悉的環境應該會想到該怎麼做才好的想法,打開門走進。


一入眼裡的是少年美好的軀體趴著的模樣,柔順的金髮被陽光照出淺色的光圈,他瞬間對這個場景再度心動不已。


"翔くん。"

"...唔、是智くん啊..."

"還好嗎?怎麼在這裡睡著了?"

"嗯...要被煩死了,跑來這裡避難...總覺得、很安心。"

"安心嗎?"

"對啊,常常跟智くん...在這裡..."


那就讓我真正成為你心安的所在吧。

一步兩步,他伸手抵在桌上,頭低下靠近櫻井因為說話而側著枕在手臂的臉龐,在微張的眼睛閉起的時候,他輕輕的吻了那思念已久的唇。


"翔くん,我喜歡你,和我在一起吧。"



--TBC


*


灑花慶祝!!!!!!!我終於攻略到告白啦!!!!!!!!!!!!!((跳舞

連第一次接吻的成就都達成了好開心wwwwwww


話說NINO說的喜歡是純粹想要激大野少年去告白XDDDD

因為他知道櫻井少年其實是很搶手的哈哈哈哈((欸

最後還是讓NINO穩坐親友位置了~突然覺得自己很壞XD在攻略NINO線的時候有四個情敵結果大野線零情敵wwwwwww

簡單來說NINO就是不怕威脅~就算真的威脅到了也要把獵物綁回家的那種XDDD

相比之下大野少年還是多愁善感了點哈哈((淦


這期交嵐預告的翔翔萌瞎我TTTTTTTTTTTT

抱熊裝少女真想給他點一萬個讚TTTTTTTTTTT

好想把女子力OPEN的翔翔帶回家喔TTTTTTTTTT((自重


感謝觀看><

评论(8)
热度(50)
©アーハ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