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ーハー

已經是幽靈人口的阿怪❤️

(NS)在一萬顆星星裡相遇的我和你是多麼幸運。

在億萬光年之外,一直守護著你。

看望著你是我一輩子最感動的驕傲。

謝謝你曾經陪在我身邊。


趴在陽台的欄杆上看著雲朵緩緩飄動,沒什麼興致的數著一朵朵白色,彷彿只是無聊過了頭才會做這種事。但在發呆的同時也注意著玄關盡頭的門,有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張的大大卻有些渙散的眼睛突然聚焦起來,因為聽見了鑰匙轉動的喀擦聲。用著基本上不會給那人看見的靈活速度來到玄關,靜靜的坐在木板上等待,明明身體動作洩漏了急切,卻在最後一刻收斂起來。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一向不喜歡說話,只是站起身接過他手中的晚報,緩慢卻亦步亦趨的跟在那人身後,看著他動作粗魯的拉下領帶,難掩疲備的攤坐在沙發上。

輕輕的在沙發前坐下,用著溫熱的身軀倚靠在他吹過風後略顯冰冷的西裝褲上。那人沒有對這個動作有所反應,只見他掏出口袋中的手機,傻楞楞的盯著。


再看什麼呢?你今天,看上去好累。

柔和輕緩的用頭蹭著腿,對他放空的表情感到難過。這簡直比悲傷還要強烈,他明明毫無表情,卻比放聲大哭更加讓人心疼。

可以說給我聽嗎?你把不開心通通說給我聽,就會好一點了吧?

略抬起頭,用著目光希望他會看懂自己所想表達的意思。只可惜,此刻的他將手機仍在沙發上,將臉深深埋入雙掌之中,看不見任何神情。


"該死的...為什麼連當面跟我講都不願意,潤--"


潤?啊,聽過這個名字。

是他的戀人不是嗎?瞧見過名叫潤的男人來家裡,他們一起在沙發上看電視,一起吃飯,一起洗澡,一起睡覺。然後時不時接吻。這就是戀人沒錯吧?

可現在他怎麼會用這麼難過的語氣說話呢?是了,是那個潤欺負他了吧。果真會把他帶離自己身邊的都是壞人。

別這麼傷心,你還有我喔。我一直都在。


所以不要哭,好不好。


從那天之後再也沒在家裡見過叫潤的傢伙。是應該要開心的,畢竟帶給他傷痛的人通通不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可是看他每天渾渾噩噩,常常開了電視,也不知道有沒有在看,明明是新聞畫面卻莫名笑著笑著就哭了。

這樣真不好,可不論自己怎樣吸引他的注意力,也只是在稍稍得到關注之後又再度看見他發呆。


徹底不知該如何是好,已經用盡渾身解數了啊,這樣還不夠嗎?

吶,求求你了,變得快樂吧。


"我給了你那麼多感情不是要你來糟蹋我的,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松本潤。不要寄給我你的喜帖,我一點也不想收到。"

"翔--"

"就到此為止吧。我不會再跟你見面,也請你不要再來找我了。"

"我們、我們就不能當朋友了嗎!"

"當朋友?你認識我十年了,也愛過我十年。朋友是不可能的,別再跟我說傻話。快走吧你。"

"...我知道了。真的很對不起--"

"出去!離開我家!"


好大的碰一聲,看著他狠狠甩上門,拖著步伐走回房間,然後像是用盡全身力氣一樣躺倒在床上。

室內昏暗一片,憑著不算差的夜視力,清清楚楚的看見緊閉雙眼下閃爍的淚痕。這一個月來已經看過他哭了兩次,以堅強且不願意掉淚的他來說,這真的很罕見。可以見得那個潤是多麼壞心的傷害他。

心裡升起的疼痛簡直不比他低,那流淌在他臉上的水光像是火焰一樣殘忍的燒入身體,多希望可以找到撲滅可怕火焰的方法,卻始終無能為力。

能做的只是靠近他垂在床邊的手,將身體靠上去,盼望能帶給他力量。退去他心中名為悲傷的潮水,也熄滅自己身上憐惜的熾焰。


不要哭,真的不要哭了。

我替你去欺負那個男人,狠狠的讓叫潤的知道自己錯了並且不再出現在你的生命裡。然後你就要快快樂樂的開心起來,說好了喔。

只要可以看見你好好的,我什麼都願意做。



"我找不到、我找不到他!"

"冷靜下來,翔くん,你記得他是甚麼時候走失的嗎?"

"潤再來找我的隔天,我一回家就發現他不在了。怎麼辦,智くん,NINO是怎麼出去的!我明明有把門鎖好啊!"

"總而言之,先去問問管理員跟鄰居吧,說不定有人看到。"

"說的也是、再弄個尋找啟事貼起來吧。他已經離開兩天了,我好擔心他會不會沒東西吃餓著了,或是、受傷了--"

"好了翔くん,我們開始動作吧,NINO那麼聰明不會有事的。"


對不起,我好像離家有點久了喔,翔くん不要擔心,我只是一時找不到那個人在哪,只要我一找到,替你報復完之後就會回家的。

我每天都在想念你呢,所以一定很快就會達成任務回到你身邊。

在等我一下。


"翔くん...已經這麼久了,NINO他--"

"不要跟我說,我還沒、還沒有放棄。"

"...已經兩年了,翔くん,你該意識到的。"

"我是不是太不重視他了?才會讓NINO想離家出走。"

"不是的,他可能只是旅行到了哪裡,太快樂所以不想回來了,別自責好嗎?看見你哭我會難過的。"

"我、智くん..."

"過來,讓我抱抱你吧。"


真的,對不起呢。我迷路的太嚴重了些,不知道走到哪去,讓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沒關係的,我始終會找到欺負你的人然後幫你欺負回去。

我知道你身邊還會有別人陪伴,雖然很不願意讓其他人陪你,可是我好像、好像走不回家了呢,所以就讓能與你相伴的人在一起吧,不然等到好久好久之後,我回去那天只看到你的話會難過,捨不得你孤孤單單的。

真的好對不起哪,不能在...不能在、靠在你腿邊...陪你一起,看電視了--

好抱歉,也好喜歡你。


"櫻井先生,我們找到您的狗狗的項圈了!"

"真的!是寫著NINO對嗎?"

"是的,請您過來事務所一趟領取回去好嗎?"

"好、好的,我馬上就過去。"


好像夢到以前在家裡難得願意讓我上床跟你睡覺的畫面了。

雖然你一直嚷著要我不要亂蹭,還說我平常對你這麼冷漠怎麼今天好熱絡。才不好意思對你說,因為我很開心呀。

知道你生活雖然不拘小節,可是床鋪是你最在乎的地方,所以就算只有一次,可以躺在軟軟的床跟你一起進入夢鄉,怎麼能讓我冷靜呢。

真想在睡一次,再看著你睡著的臉一次。


"這是翔爺爺最喜歡的那隻狗狗嗎?智。"

"沒大沒小,要叫爺爺啦。"

"沒關係啦薰子,我們剛領養你的時候你還不是只喊名字。"

"爸,這種成年往事就不要提起了!"

"呵呵。"

"真是的又傻笑。欸、俊太!快去換衣服,今天要去看你的翔爺爺!爸,走吧,再晚了去墓園的路上會大塞車呢。"

"好,你先帶俊太上車吧,我拿個東西就到。"

"嗯,快點喔!"

"知道了。"


莊嚴的石碑飄蕩著冉冉上升的輕煙,他最喜歡的百合旁邊放著一個破舊的紅色項圈,上頭的銀牌因為保養良好依舊顏色絢麗,刻在上頭四個英文字母在和煦的陽光下熠熠生輝。


終於找到你了,NINO。

終於又在一起了,翔。



--END


*


表示看完虐的影片不甘心只有我被虐TTTTTTTT

雖然我還是虐不下去就是了OTZ我真是親媽到不能在更親媽((淦

狗狗NINO是柴犬喔><萌萌噠又忠誠的小柴犬><


讓潤潤當了一次壞人哈哈哈哈哈((笑屁

結果最後漁翁得利的是阿智wwwww還跟翔翔白頭到老呢~

山組擔的我覺得各種滿足的((好意思

薰子是他們領養的女兒~俊太是薰子的孩子~應該在本文就蠻清楚吧XD

順帶一提薰子姓櫻井wwwwwwwww


下面放個俗套的轉世見面TTTTT我還是不忍心看NINO不能跟翔翔說話TTTT


感謝觀看><


*


"我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就認識你了耶翔ちゃん。"

"不可能吧。"

"你沒有這種感覺嗎?"

"唔、是有一點啦。"

"是吧,說不定我們上輩子是戀人呢。"

"哈哈很難說喔,說不定你是我養的寵物。"

"什-麼-啊-"

"唉呦,不要舔我的脖子!NINO!"

"誰叫你說我是寵物,那就學狗狗舔遍你全身好了。"

"哪有那麼、那麼色情的狗!喂、這褲子新的你慢點脫。"

"汪汪--"


我說過一定會回到你身邊的,對吧?

誰叫我最喜歡你了呢。


(Never End)

评论(17)
热度(33)
©アーハ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