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ーハー

已經是幽靈人口的阿怪❤️

(OS)都說了他是優等生不是不良少年!01

朦朦朧朧,透過窗戶看見的你是何等朦朧。

讓我描繪著你的模樣也變得模糊不清。


"大野くん,雖然你的術科是保證沒有問題,但是學科這麼差還是很危險的啊,你有再好好唸書嗎?"

"有、的吧。"

"...唉,算了,我指派個人好好教你吧。"

"這樣不會太麻煩嗎?"

"櫻井くん跟你可不一樣,人家可是早早就被K大學招攬進去了呢。"

"哇--"

"所以!你可要好好認真,我會叫櫻井くん狠狠鞭策你的!"

"知、知道了..."

"好了你回教室吧。...大野くん!走路不要這麼拖拖拉拉的,會跌倒!"


染著一頭明明很張揚卻莫名溫和的金髮,少年老成的揮了揮手表示聽見了女教師訓斥的大喊。


怎麼辦,那個好像是不良少年的學生會長要來教他耶。


要是他聽不懂的話會不會被拖去倉庫揍一頓啊?有點可怕呢。是不是應該要逃掉?啊,如果被發現的話好像更有被揍的理由。還是乖乖的出現好了。

大不了,就跑吧,或是叫松潤來救他?感覺他的氣場應該多少可以跟櫻井くん比拼吧?嗯,好,得先跟松潤說如果打給他卻沒有回應的話就要來救自己。


走藝術路線的少年很愉悅的腦補完了所有可能發生的事,繼續畫著完成到一半的油畫。

橘色的黃昏渲染著天空,油彩特有的厚重感讓火燒似的雲朵像要浮出來一樣,少年肆意的畫筆讓畫面漸紅或漸白,唯一不變的是早就繪製完成的背影,那人的白襯衫乃至全身都被染上些許殷紅,停頓的步伐和影子天衣無縫的合在一起。縱使連正面都沒有,卻能清晰感覺到少年在描繪這個身影的時候是何其認真。


少年是某次在社團教室的窗邊睡覺時,半夢半醒間看見那被夕陽染紅卻散發白色光暈的人,突然那麼一瞬間的悸動了。盯著那人緩緩遠離視線後,他立刻拿起素描簿匆匆落筆。

然後就有了這張他畫了將近半個月仍然只行進到一半的作品。他重複疊著色彩,不斷修改著,只為全心全意架構出那個令他光想到就心跳不已的畫面。


真想,真想見到那個人。


對於什麼事都看得很淡薄的他難得有了個如此迫切的念頭。

如果真的遇見了,他幾乎有百分之九十的信心,這個人將會是他大多數作品的主角。


每天都在想找卻又不知從何找起的猶豫中度過,少年只知道這個人是他們學校的,是男生,有著跟自己一樣卻短了許多的金髮。

天曉得學校中的男生染金髮的人有多少,絕對是一個一個去找也找不完的。況且要是那人最近又染了頭髮怎麼辦?頭髮這個線索還真是可有可無。


於是他在一天一天的失落下度過,只好在身邊有金髮或是身形相向的人經過時多看幾眼。不要懷疑為什麼只看個背面他就能夠以此認出正面,少年相信心臟的鼓動是不會騙人的,真的遇見時他絕對會像第一次看見的時候那樣怦然心動。


時間在他感嘆尋找未果之中來到了那個日子。

那個他將要面對傳說中不良少年學生會長的日子。


從一大清早就莫名全身發顫。


這絕對不是個好預兆,少年在坐電車的時候果斷的將寫著松本潤的號碼設為手機裡的頭號快捷鍵,尋求第一時間就能支援。

然後有點猶豫的將二宮和也的名稱設為第二快捷鍵,雖然這個人極有可能不管他死活,但少年的朋友真的不多,重要時刻只好賭一把他們之間的友誼了。


只是少年不知道的是,他所信任的兩個人,一個正是那位(似乎是)不良少年的崇拜者,一個則是思緒相通的好朋友。

所以不管向誰求救,先姑且不論他需不需要救援,他的兩位好友絕對是視而不見,還會招呼著(好像是)不良少年的學生會長多打他幾下不用留情。


不過,幸好少年通通不曉得。


"大野くん,等下放學你就在美術社教室等吧,我讓櫻井くん過去找你。"

"啊、好的。"


他提著沒有多少重量的書包走進社團教室,忐忑不安的坐在習慣的位置上等待。少年緊張到讓他覺得等一下心臟就會從嘴巴裡跳出來,臉上卻做不出任何表情,導致他看上去十足冷靜沉穩,還有點放空的跡象。


突然間門被扣扣的敲動,少年甚至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聽見說話聲以及門唰的一下被拉開。


"我進來了。"


完全不敢對上視線但不礙於他悄悄觀察。少年有點意外這人的禮貌,現今很少人會乖乖的回身拉上門並輕輕關起。估計只有高級和式餐廳的店員會這樣了。


"是大野くん吧?你好,我是櫻井翔。"

"是、是的。你好我是大--"


絕對跳出嘴裡了,他的心臟。

那樣熟悉的身型,那頭燦爛金髮,那雙妄想中的圓潤眼睛,那個臆測過的豐厚嘴唇,那般美好的氛圍。


簡直就像他腦海創造出來的人,現在活生生的出現在他眼前。

已經分不清是心跳太快,或是根本停止了心跳。


"怎麼了?是大野くん對嗎?大野...智くん?"


少年看著那彷彿是自己用鉛筆細細描過的眉毛皺起,才意識到他連自我介紹都沒說完,只顧著看人了。


"呃、對,我是大野智。請、請多多指教了さぐ、櫻井くん。"


少年看著櫻井為他結巴又錯誤百出的話語揚起唇角,頓時好想拿筆在本子上畫個十張百張。


"也請多多指教了。大野...さどし、くん。"


好像被開了玩笑。

少年忍不住也笑了出來,就這麼跟著櫻井相視而笑。


真是太好了,終於找到你了喔。




--TBC



*


其實我跟少年大野智不太熟((淦

唉呦好吧><我心裡的ohno桑雖然都安安靜靜的...但是腦內一定很豐富啊!!

不然怎麼會老是有這麼好笑的舉動((壞


要開始攻略大野智路線了哈哈哈

我真的很愛山組  光是野智side就兩篇耶XDDD

不過大概會跟NINO線不太一樣~

畢竟我寫少年系列本來就沒有太大的構想((好意思


不管怎麼說><少年最棒!!!!!

野智君我會努力跟少年時期的你熟悉起來的TTTTT((現在說是不是太晚


偷偷玩了さぐ(gu)らい跟さど(to)し的讀音相近梗哈哈

真的聽過有人念錯wwwww


感謝觀看><

评论(8)
热度(72)
©アーハ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