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ーハー

已經是幽靈人口的阿怪❤️

(OS)自食其果。

*詐屍
*沒有後續
*我很壞我知道(燦笑
*ABO設定








田村現在很徬徨。

「唉……」
放著針劑的盒子只剩下不多了,雖說算一算發情期差不多要過了,可這麼尷尬的狀態,要是一個不小心還是很危險的。

最近為了促進生育率而發布的新政策、讓他處境更加麻煩。什麼限量購買.......對新時代Omega們可真不友善啊。
事務所工作又忙,老是出去蒐集相關資料,緩解劑早已成為和提神飲料一樣的常備用品,而且長期頻繁接觸Alpha讓他生理機能有些混亂,發情期那陣子多打了兩三隻針劑才堪堪壓下。

「唉……」
不過混亂的原因說不定還有一直待在心儀之人身邊的緣故吧。

偏偏過幾天後又要跟那個人一同出差。

當時得知還興奮了一下,想著反正也不會碰到發情期(就算碰到了藥也夠),能夠和憧憬並喜歡的對象兩人獨處真是太好了。

然而昨天看完醫生後卻將他狠狠推入名為失望的懸崖。

聽完他的說明後、那位替他看病好一陣子的醫生簡直火氣沖天。

「買緩解劑之前要看過醫生這是常識你不知道嗎田村桑?看看、你買這個根本不適合你的身體啊!難怪越來越沒用!」
「呃....我沒想那麼多....」
「讓你沒想那麼多!現在可好、為什麼會有omega適婚期,就是因為這個年齡左右的信息素發散能力最好、也最容易受孕,相對的如果吃太多緩解劑就會造成發情期混亂或是加劇!你是軍人嗎你吃那麼多幹嘛!」
「我....因為工作....」
「有假!有假可以請啊田村君!」
「醫生....不要生氣了你的青筋都、」
「怎麼能不生氣啊你這、唉...算了,聽好了、從現在起不准再使用緩解劑!」
「欸?!那、那發情期的時候怎麼辦...」
「找個對象也好、用玩具也好我不管!再撐下去你的身體會壞的、聽到沒有!」
「知、知道了啦....」

他灰溜溜的離開診所,想當然沒從老beta醫生手裡拿到他需要的東西。

「唉.....」








「唔、這個好吃!」「是嗎。」男人接過田村遞來的烤雞串,看著對方吃到雙眼發亮的模樣忍不住嘴角上揚。

並不是從沒吃過但確實不常,無聊的應酬結束後、他的小秘書戰戰兢兢的詢問要不要吃點別的,保持一種隨意的態度來了,沒想到還真是意想不到的美味。

食物....和坐在對面的人都是。

「成瀨桑感覺就很少吃這種燒烤對吧?查資料的時候看見這間被好多人強烈推薦,想著還是帶你過來吃比較好...啊、啤酒要嗎?」閃閃發光的眼睛一看過來,成瀨就下意識的點頭了。
「田村君很喜歡嗎?」「嗯?喔、對啊!能吃飽又好吃....啊——陪著啤酒最棒了!」

比起omega豪邁灌酒,嚴謹的alpha倒是輕啜幾口便放下杯子。「....酒量不好嗎?」他伸手拿了個濕紙巾,「臉、都紅了。」隔著薄薄一層用手背輕碰,感受到熱度。

田村一個激靈。
「啊、喔,大概...大概是太熱了哈哈...我去下洗手間!」

男人側過頭,在如此吵雜的環境下、田村自旁邊經過時,出其不意的捕捉到一股淺淺甜香。

不太對勁呢。


「呼.......」水潑在臉上絲毫不管襯衫領口濕透,田村摸了把臉,發現溫度遲遲無法下降。「不會吧....」緊閉雙眼、睜開。

發熱、視野模糊、躁動——會是什麼再明顯不過。
「該死!」好像越去想就越清晰,田村幾乎能察覺自己渾身肌肉漸漸酸軟無力。

不行、成瀨桑還在等他.....「田村?你還好嗎。」
猛地轉身,他瞪大眼望向走入廁所的成瀨。「生病了?真燙。」大約是低燒的溫度,男人皺著眉不說話,拉過田村的手就要離開。
殊不知對於某人來說可謂催化劑,隱藏在清爽濃郁的茶樹香氣下、甜蜜而溫熱的氣息如同反撲,釋放瞬間席捲了整個空間。

成瀨回頭、目光是少有的凶狠,「你該不會....」「嗚、嗚嗯...我不是、不是故意的....哼、啊....」他慌亂不已,被抓住的手掙扎著,卻在男人越握越緊之下失了力道。

不是沒有經歷過發情期,但或許真如同醫生說的吧,長期壓抑的下場.......正一點一滴甦醒。
「....緩解劑呢?我馬上帶你離開。」沒有理會田村微弱的辯解,他難得感到不耐煩,因為外頭那些已被味道吸引而來的alpha。「嘖、」

幾乎要被燥熱弄得昏迷的田村沒有忽視掉成瀨藐視意味十足的彈舌聲。

果真還是....惹人討厭了。

可惜本能不允許他離開唯一有可以緩解發情期的對象,和思考相反,不需要男人抓住、他自己便將身子貼了上去,靠在alpha肩窩汲取百合香氣。

「哇...好香啊,哪個omega在這裡發情?」「誰知道,大概是個小騷貨....真的好香,快找到、呃!」

甜膩氣息瞬間被濃濃煙硝味蓋住,宛若冰冷烈焰,所有躁動的信息素消散大半、在這強大的氛圍裡瑟瑟發抖。

田村也不例外,但此刻最接近源頭的他卻只覺得混著百合的煙硝相當好聞,簡直要迷醉在裏頭。「忍耐一下,不這麼做那些傢伙不會死心。」alpha低頭,輕輕在腺體的位置咬了一口。
omega的甜香稍縱即逝。

而被挑動的他卻滿腦只剩下一個念頭。

直到被男人帶回飯店房間、對方似乎要離開他時——
「成瀨....成瀨桑...?」「田村?你的藥、」
把人扯落、強勢的壓倒,半坐在男人結實小腹上就開始撕扯衣服。

發情期讓田村昏了頭、alpha短暫卻強勢的標記讓沉寂慾望達到高峰。

「領....領君、和我,交配吧。」









(拉燈欸嘿)



評論有開了顆迷你小燈泡,獻給祭出五彩奪魂燈的妹子(比心)

评论(16)
热度(153)
©アーハー
Powered by LOFTER